女主角私心設定,斟酌接受使用(?)
這是打給朋友的文xDDD
打了很多好像很拖稿不要介意(躺)

#內有很多私設。慎入

 

CP:三成x灆翎
私設:灆翎是個很愛唱歌,但卻一無是處的女孩
文向:不明
下面有毒請斟酌飲用XDDDDD

--

 

安土城今天特別的安靜。

應該說,氣氛凝結的沈重。

 

正廳裡面所有武將聚集著,以及一名男子跪趴在地上,秀吉、政宗、光秀三個人都拔起刀,抵在他的脖子上。

武將的目光就好似能殺死人一樣的瞪著那名男子。

 

「說起來也太過大意了⋯⋯居然能夠讓他趁機行事啊⋯⋯。」光秀意味深長的咪起眼睛看著那個男子。

「看來必須加強警戒了。」

 

「告訴我吧,你侍奉的那個將領。你敢支身前來敵營的勇氣我並不討厭。

 
但你應該知道你也不會有甚麼好下場的。」織田信長一樣坐在上位,雖然表現出不以為意的態度,但他的統領者氣場卻蔓延整個房間。
 

「我並不覺得我任務失敗,所以告訴你無妨。織田信長,待顯如大人回歸,到時便是你的將死之日。能坐在上方的日子也不久了。」即便被刀抵著脖子,男子依然無所畏懼的大聲吆喝著。

 

只是這種舉動在武將們眼中,就只是個虛張聲勢罷了。

 

「這就是你的遺言嗎⋯⋯很有個性呢。秀吉,帶下去解決吧。」

「是。」

 

「三成。」

「在。」

 

「去巡視一下,城裡是否有任何不對勁的事情。」

 

-

「黎子,妳最近好像都沒有什麼出門欸,你平常不是都跟秀吉他們嚷著要出門摘藥草嗎?」蘫翎趴在地上打滾著,並且提出她的疑問。

沒有什麼太大的原因,她只是無聊想到就問了而已。

「嗯?安土城裡的藥草都還很夠,所以還不需要出門摘⋯⋯不過我最近也想出門一下,妳是想出門嗎?」合上讀到一半的冊子,黎子向一旁打滾的女孩望去。「如果要打滾的話也舖一下被褥吧?」

 

「不對,完全不是有沒有被褥的問題吧?」在一旁一直沒有出聲的玥雪終於忍不住講話。「應該是說,不能這樣在地上打滾吧?」

「因為⋯⋯黎子在看書,妳也在縫衣服。三成他們好像有什麼事情所以都在正廳裡面⋯⋯,我不知道能做什麼啊!所以只好一直滾滾滾滾滾滾⋯⋯咳、咳咳⋯⋯滾了。」

 

面對這種無憂無慮的話語,玥雪只能默默的轉回來面對自己手中的布料。

或許是一個心血來潮,躺在地上的女孩起身,清了下喉嚨,接著唱起歌來。

 

可能是心裡作用,但聽到了這個歌聲,無論玥雪還是黎子、或者說三成秀吉,甚至是政宗,每個人都覺得瞬間放鬆了下來。

 

他們從來不會要求她唱歌,所以聽到這歌聲時,每個人都會覺得安心。
 

只是跟平常不太一樣的事,今天似乎不太對勁。

說不上來的哪裡不對,唱起來不會覺得聲音怪怪的,但就是覺得喉嚨似乎卡卡的。

 

——也許是快感冒了吧。

 

-

 

一早起來的清晨涼爽的很舒服,她伸手將旁邊的拉門打開了一些,讓風能夠吹些進來。

她閉起眼睛輕輕享受著風輕拂著臉龐的感覺。

 

「好舒服⋯⋯」⋯⋯?

 
 

走廊傳來大力的奔跑聲,咚咚咚咚的不間斷。

女孩一股腦的在安土城內奔跑,臉上卻只有難過的表情。

咻的把拉門打開,她看到一個人戴著眼鏡盯著自己看著。

 

「蘫翎⋯⋯?怎麼了嗎?」驚訝的看著門口的方向,本來以為是誰在走廊上奔跑,卻沒想到那個聲音的目的地是自己房間。

只是奇怪的是,她看起來非常的喘,卻聽不到什麼喘氣聲。

 

察覺到異常的三成起身走向蘫翎,將手伸向她的臉。「蘫翎,怎麼了?」

或許是接收到他的溫柔,她的眼眶瞬間變得溼潤,下個瞬間,蘫翎便整個衝過去抱著三成。

雖然試著挺住身體,但還是抵不過衝擊跌坐在地上。

 

更奇怪的是,明顯的感受到她的肩膀顫抖著,但卻聽不到任何的聲音。

雖然一頭霧水,但這個情況下應該也無法問到什麼。

 

靜靜的、陪在她身邊就好。

 

雖然這麼說有點過分,但其實被蘫翎重視、依靠,卻讓自己有那麼一點的開心。

 

肩膀漸漸停止顫抖,懷裡的女孩抬起頭是張哭臉。

 

原來剛剛在哭啊——什麼的念頭應該是沒有的,突然的衝撞跟肩膀的抽動應該都是哭泣的現象吧。

 

伸出手輕輕把眼角的淚水擦掉,眼鏡底下的眼神有著心疼的訊息傳出來。

「蘫翎⋯⋯妳怎麼了?喉嚨怎麼了嗎?」

 

-

 

「事情大概就是這樣吧。所以不知道為什麼,蘫翎現在似乎不能說話。」

三成嚴肅的對著正廳內所有的武將說明著,包括玥雪跟黎子在內。

「蘫翎感覺到不對勁的時候也是那天⋯⋯顯如的手下潛進來的時候。」

 

三成話ㄧ說出,現場氣氛瞬間凍結。

 

「三成,說詳細點。」秀吉緊崩著臉盯著三成。

三成看了蘫翎之後伸手揉了她的髮。「蘫翎那天早上出去時,似乎被跟蹤了。原以為甩掉對方了就回來了,但好像還是被跟回來了⋯⋯。」

 

「⋯⋯。」所有人的呼吸瞬間屏住,除了信長一樣怡然自得的樣子。

該說他無所畏懼,還是要說他太貶低別人?

 

「那個男的說過他任務不算失敗對吧?那大概就是指對蘫翎做的事吧。」家康坐在牆邊默默說出這句,而後最先有聲音的是玥雪。

「不可原諒!!」雙手握緊拳頭起身「三成,帶我去看那個男的!」

「那種事情不可能的,他當天就被秀吉處決了。」政宗單眼看著被怒氣包圍的玥雪,再回答她的問題。

 

「處決⋯⋯。」聽到政宗話語中的關鍵字,雖然早就該習慣這些了,但好像還是沒辦法這麼從容的面對吧。

「他可能是想從內部瓦解我們,才耍這些小伎倆吧。」光秀緊緊盯著蘫翎,但對這個小ㄚ頭下這種毒藥,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瓦解。

 

「家康、黎子。」

 

「在。」

「⋯⋯是!」

 

「去研究對蘫翎的解藥、還有什麼後遺症之類的事情。」

 

「是。」

 

「秀吉、政宗。」

 

「在。」

 

「去外面看看是否有蛇的餘黨吧。」

 

-

 

家康跟黎子的初步判斷,可能是想辦法讓蘫翎碰到某種東西,然後沾在手上之後再碰到身體某些地方,會將毒滲入。

蘫翎的脖子除了泛紅外,也長了些紅紅的疹子。

雖然跟一般人會擦到的地方不太一樣,但這麼看來蘫翎應該是擦到脖子上了沒錯。

紙上寫著「有覺得外面很熱,所以就稍微擦了脖子的汗」的字條,那麼應該沒有錯了。

 

跟三成評估之後家康跟黎子說了「相關的藥草好像在城外。」接著兩人便出發了。

「——不用擔心,家康大人跟黎子大人一定很快就回來了。那麼那段時間如果有什麼不舒服,要跟我說喔。」三成安撫性的把手放在蘫翎頭上搓揉著。

 

「⋯⋯。」得不到她的回答,而她卻撒嬌的把自己身體靠了過來。

也許是不能說話所以變得這麼可愛吧。雖然這麼想好像不太好。

 

但還蠻喜歡她這樣跟自己撒嬌的。

 

「三成可以去處理公務的。」拿出紙筆在上面寫了一行字,拿起來給三成看「我會乖乖在旁邊的!」

這種可愛的舉動讓三成不自覺看到呆愣,如同大腦被槌子狠狠敲下去一樣。

 

「怎麼那麼可愛⋯⋯」之類的話當然說不出口,他將害羞藏在微笑後面摸著她的頭。

「那麼,蘫翎就在旁邊陪我吧。」

 

跟平常非常的不一樣。

如果是平常,在處理公務的時候總會有個女孩在旁邊鬧,在旁邊唱歌。

也許是無法發聲的關係,明顯的感受到女孩少了平常的生氣。

擔心的望向女孩,卻在對到眼的那瞬間露出了笑容。

 

逞強嗎⋯⋯。快點處理公務完了,好好陪她吧。

 
 

喉嚨微微感覺到灼熱,但相信家康跟黎子肯定會把藥草帶回來的,所以並不會感到恐懼。

也知道三成會一直陪著自己,不安感其實沒有那麼重。

 

只是想唱歌、想唱歌、想唱歌的想法拼命在腦子裡打轉。

即使再怎麼的對喉嚨用力,就是沒有聲音出來。

手輕撫在脖子上感受著,灼熱感讓自己感覺到不適。

 

其實真正害怕的是,以後沒辦法唱歌給三成聽。

 

其實自己是明白的,因為自己的不小心讓三成、玥雪擔心。

因為自己的關係讓家康、黎子奔波。

因為自己的任性引來了敵人,讓信長大人被人有機可乘⋯⋯雖然好像也沒那麼嚴重啦。

但都是因為自己大意才引起的。

 

翻了個身,大字型躺著。

如果是母親大人的話早就一直唸著「女孩子家怎麼可以這樣躺,快點起身!」

 

只是待在三成身邊卻可以隨心所欲的做自己,可以很放鬆。

如果不能用說的表現感謝那就實際行動吧。

在不打擾三成的範圍內,陪著他。

偷偷跑到三成旁邊坐下、躺著,然後害羞的側躺在另一面。

 

她不知道這種舉動反而讓三成更無法認真專心了。

 

-

 

過了晚餐後家康跟黎子才回來,而中間秀吉跟政宗也在安土城下抓到幾個顯如的餘黨。

「如果不是遇到蘫翎,這些蛇肯定還躲在巢裡不肯出來吧。做得很好,蘫翎。」聽不出是嘲諷還是讚賞的句子,蘫翎一頭霧水的看著依然在上位的織田信長。

「這麼說太奇怪了,信長大人⋯⋯。」玥雪提出了反駁,只見信長笑了下便沒有多語。

 

「再等一下喔蘫翎,家康正在製作解藥。」黎子將緩和藥劑塗在蘫翎的脖子上,刺痛的灼熱感明顯的被逼了出來,使得蘫翎露出痛苦的表情。

 

「緩和劑就這麼痛苦了,等等的藥劑到底多痛苦啊!」暗自在心裡咒罵著,但一樣沒辦法把這個罵出聲。

「啊⋯⋯家康說,緩和藥劑反而比較烈,所以等等的解藥才會比較沒感覺喔。」

「如果是這種暖和劑那不是乾脆不要塗嗎!!!!!」一旁的玥雪好像看出在冒汗的蘫翎心思一般一旁吐槽著。

而光秀他們卻好像在看戲看著蘫翎。

 

好像這種暖和劑才是正常的一樣。

 

不過可能真的有用吧,在家康塗上解藥的時候只有一點刺痛,不至於難受。

 
不過怎麼說呢、這種疼痛,跟無法唱歌比起來,根本不算什麼。
 

-

 

安土城裡傳來了非常美妙的歌聲。

聲音來源是從三成房間傳出來的,女孩閉著眼睛陶醉的唱著,而三成則是不時看著她唱歌的樣子。

那是一種讓人安心、可以放鬆的歌聲。

 

也許是眷戀這個歌聲吧,三成的公事進度明顯放慢了許多。

看著女孩唱歌的樣子,他安心了下來。

前幾天無法唱歌的那種沮喪表情已經看不到了,他慢慢的彎起嘴角。

 

「我這樣不會打擾到你嗎?真的?」

「真的。不要介意,應該說,蘫翎可以再多依賴我一點呢。」三成伸手過去摸著她臉頰。

「無法講話、不能唱歌的時候肯定很不安吧。不用壓抑,想唱歌就直接唱出來就好了,不要覺得介意。」

 

「應該說,聽著妳的歌聲才是我的動力來源。」

 

覺得心跳加速。

蘫翎的臉瞬間紅了起來,感受到三成眼鏡底下直盯的目光就覺得心臟跳得特別快。

 

「我、我知道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願意,為了三成而唱歌。」揚起溫暖的笑容,她笑得很燦爛。

 

如果是為了某個人而唱歌的話,那個歌聲會更加動聽迷人。

曾經聽過這個傳言的蘫翎一直不明白,唱歌是為了自己喜歡而唱,不是別人。

現在大概懂了。

 

在自己失去最重要的東西時是他陪著自己的。

如果是為了他,那她可以。

 

除了自己之外第一次的為了別人唱歌。

 
 

——fin.

 

這篇打好很久了,覺得頗糟糕阿(抹)
三成個性太難抓了,我覺得有點挑戰XDDDDD
總之還要在加油呢(๑•́ ₃ •̀๑)
希望大家喜歡XDDD

 

-我是奈奈ㄋㄋ是我(ㆆᴗ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奈奈 的頭像
奈奈

天馬行空小世界(๑´ㅂ`๑)

奈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