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設有

CP:信長x玥雪

文向:不明

內有R15、私設、崩壞慎讀

 

 

「嗚……摁……。」

「阿……。」銀鈴般的輕吟聲劃破寧靜的夜晚,被逗弄的人兒努力卻又無力的掙扎著。

 

「可以不用忍的,叫出來吧。」我靠近她的耳邊輕聲說著,氣息在她耳邊使的她全身顫了下。

「阿……唔。」她倔強的用手摀住自己的嘴巴,就我看來這種反應更加可愛了。

「玥雪。」在她耳邊輕喚她的名子,那種反應是我最愛看的了。

 

她會非常的臉紅、然後全身縮緊,好像再前進一步她就會受不了一樣。

 

「信長大人……請、請不要這樣……。」嬌喘的硬是擠出求我的句子,這種反應也很棒。

我的手輕輕撫上她的腿,輕輕的劃過去。

「阿……。」忍不住的發出了聲音,她臉紅的用手把泛紅的臉遮起來。

「玥雪,手放下來,這是命令。」我微些不悅的說著,臉紅的她這麼有趣,怎麼可以讓她輕易遮住。

 

「這是妳輸了的懲罰,就乖乖在我懷裡蹭著吧。」她的表情呈現害羞跟生氣交錯,我反而覺得有趣。

我把臉湊去她的脖子那邊親吻著,而她的反應也讓我非常滿意。

 

我還真是糟糕呢,她越是這種反應我越想去逗弄她。

 

我把她的雙手舉到她頭的上方壓著不讓她亂動,即使她用盡全力也沒有辦法掙脫我。

我就像是野獸遇到小兔子那樣的渴望佔有她。

 

但我明白現在不是那個時候。

 

我將她的衣領微微打開來,將臉湊過去。

「唔⋯⋯!」她在我輕親她的鎖骨之後呻吟了下。

那就像是在勾引我一樣,讓我的慾望增加。

最可惡的就是她根本不知道她這樣的舉動就能騷動著我。

 

我將另一隻手伸向她的腰部,她邊呻吟著邊扭著腰。

「信、信長⋯⋯大人⋯⋯」她努力掩飾著自己的害羞喚著我,那種撫媚的表情彷彿在渴求我那樣。

 

⋯⋯好像不行了。

 

我把她的雙手放開,接著用著勝利的語氣告訴她「今天就這樣好了,下次再慢慢掠奪妳。」接著手撫上她的髮絲「我送妳回房吧,玥雪。」

 

「⋯⋯。」玥雪的臉色感覺很緊繃,好像有話想跟我說似的。

但就各種角度來看,這種時候都不應該繼續下去的,不管是時間還是理智,都是。

 

「妳那種表情似乎不是很滿意呢?」我故意朝著玥雪說著,我看她會用什麼回答對我。

「當然非常的不滿意啊!」她的臉感覺氣嘟嘟的,讓我覺得非常有趣。

「怎麼?妳還想繼續嗎?」如果是的話,那我應該會毫不保留的吃掉她吧。

「當然不是!」她堅定的眼神似乎想告訴我什麼。

 

-

一如往常的在正廳開著軍事會議。

秀吉、光秀、政宗、家康、三成、玥雪、黎子。

一成不變的坐在同一個座位。

光秀似乎帶來了不錯的情報,秀吉跟家康似乎也在巡邏時發現了什麼。

 
如果蛇跟老虎都同時有反應,那會很有趣的。
 

我輕哼了下,便先喚光秀先報告。

「顯如那邊我抓到了他的部下,不過他在拷問之前就先行自盡了。不過我在他的和服裡發現了什麼線索,跟上次在城下抓到的有些共同點。」

「這樣嗎⋯⋯」大概最近蛇就會出洞了吧,我倒是很想看看這條蛇會做出什麼事情來呢。

「繼續追蹤下去,光秀。」

「是。」

 

「信長大人,武田、上杉軍那邊好像開始在集中士兵訓練了。」

「哦⋯⋯。」我意外的陷入了一下思考。

 

但老實說,真的演變成三軍對抗的話,對我們不會很有利呢。

雖然身邊全是能言善將,但陷他們於不利之中也不是霸主該做的事。

我的目光不自覺的去尋找玥雪,看著她在末座那邊擔心的表情⋯⋯,呵呵,果然很有趣。

光是看到她那個表情,瞬間覺得我剛剛的想法好像蠢蛋一樣。

 

不用擔心的啊,我們這邊有幸運的女神在呢。

 

「顯如應該會在武田、上杉軍進攻之前忍不住先動手,再觀察下去吧。家康跟政宗,接下來交給你們了啊。」

 

「是。」

 

「⋯⋯玥雪。」我揚起笑容呼喚著她的名字,卻因為這個小動作而覺得輕鬆。

「⋯⋯怎麼了?」

 

「等等來我房間,幫我把外掛補好吧。」雖然不是什麼太急的事情,但我卻現在就想把她拐到我房間。

「好的⋯⋯。」她的回答不像平常那樣朝氣蓬勃啊⋯⋯看來她似乎真的生氣了呢。

 

我想著昨天她氣著對我說的那些話,想起那氣到臉紅的樣子又讓我不禁笑了出來。

 

「請不要這樣隨便對我,信長大人,這是戀人關係才會做的事吧。」

 

我腦子不斷浮出她昨天對著我說的這句話。

我是不否認,畢竟每個人想法都不太一樣沒錯,只不過我欣賞她敢這樣反駁我的勇氣吧。

 

在所有人離開正廳之後,我看到她腳步沈重的向我走來。

「怎麼了,腳步這麼緩慢。」我試探性的向她發問,就看到她像小動物般的顫了下。

 

真可愛。

 

「沒有什麼事,我幫信長大人縫補完就要離開了。我希望信長大人能正視我的想法。」她直盯著我的眼睛,好像是想向我證明她有多認真。

 

-

她剛剛還是臭著臉跟到我房間的,現在的表情卻非常的愉快。

我坐在旁看著她縫補的樣子,好像她已經沈浸自己世界了一般。

不可思議的是,我居然因為她的表情感到非常的安心。

 

我再次回想到她昨天說的話,再看著她。

那麼,成為「戀人」的首要條件是什麼呢?

 

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有的想法,會想要慢慢掠奪她、佔有她,卻只是點到為止。

我的手指伸向她的髮絲逗弄著,而她似乎有點抗議我這種舉動,卻不出聲拒絕。

 

大概是接受了吧,在沒有過多的肢體踫觸也沒有妨礙她辦事的狀況下,她可以接受的範圍似乎變大了。

 

「好了⋯⋯。」她起身到我身邊將外掛給我披上「嗯,這樣就好了。」

「嗯⋯⋯」我拉了外掛的袖子看,原本破損的地方就好像沒有一樣,非常滿意。

 

「玥雪。」

「嗯?⋯⋯!」她抬起頭的瞬間,我感覺到玥雪好像嚇到了。

「這是獎勵,妳做得很好。」我彎起才剛離開她額頭的嘴巴。

玥雪似乎不是很滿意平常的處罰,那今天這樣就好了。

「呃⋯⋯。」

「好了,今天先這樣吧。妳可以去找黎子她們了。」

下了一個口令,只見玥雪就呆愣呆愣的離開了我的房間。

其實我也只是趕她走而已。

 
因為我也要思考一下,為什麼只是觸碰她的額頭,我卻覺得心跳好像加快了。
 

-

傍晚時分,我的公務處理得也差不多了。

記得不久前玥雪跟黎子進來說要去城下幫一些人看醫,接著便出門了。

我把拉門拉開一點站在門邊,夕陽把天空染得很紅,再快轉為夜晚時的風也吹得涼爽。

卻傳出了與這個畫面不符合的急促的腳步聲。

 

「信、信長大人⋯⋯!」

我朝著聲音的來源看去,卻發現黎子腳步滄浪的往這邊奔跑。

以黎子的個性她應該不會這麼失禮的事才對。

突然有種不安的感覺包圍著我,但卻暗自期望是我多心才是。

「玥雪她跌下山谷了!雖然好像沒事但腳似乎扭傷了⋯⋯。」

 
 

⋯⋯。

 

我照著坐在秀吉前面的黎子指得路到達玥雪落下的地點,雖然非常小聲,但卻能跟她對話。

「信長大人,讓我去找吧。」秀吉駕著馬走到我旁邊,而我只是伸出手向他示意退下。

「我去找她,你跟黎子待在這邊隨時待命。」

 

「保護好黎子,小心山賊。」

 

我留下了這句話之後,便拉起韁繩往其他路去。

因為這邊有山賊出沒,所以必須要快點找到玥雪才行。

我感覺到心中那種焦躁感沒有消散反而更加明顯,使我的思緒也跟著混亂。

 

在找到玥雪之前我一直大喊著,以聲音大小來辨別她的地點。

但這種打草驚蛇的作法並不是上策。

 

「玥雪⋯⋯!」

在看到她之後我感覺到全身都放鬆了下來,原本緊繃的血液好像也能順利在身體裡循環了。

我快速的下馬將她抱緊,那是下意識做出來的事。

 

「信長大人⋯⋯。」玥雪環過我的脖子緊緊回抱我,我輕撫著她的背安撫她。

 

直到抓住她了之後我才發現,

聽到妳跌落山谷時,從頭到腳都麻痺一樣的感覺向我襲來,就連上了戰場也從來沒有這樣過。

但我感覺有個可怕的感覺在那一剎那出現。

 

我很害怕。

 
害怕我從此失去了妳,害怕得不得了。
 

「為什麼來到這麼危險的地方!」語氣中藏不住憤怒,是因為害怕才引發的怒火。

「城下的小孩因病高燒不退,手邊卻沒有藥草⋯⋯本來黎子要自己過來採,是我硬要跟著過來的,請不要怪罪黎子。」

 

「玥雪。」

「嗯?」

「妳讓我擔心的處罰,就是快點把傷養好。」

「咦⋯⋯?」

 

「在那之後,我會全部把妳奪走。」

 

妳說,如果不是戀人就不能做出那些舉動吧?

那麼就沒有問題了吧。

 

我將手抵在她的下巴,把她的頭仰起來看著我。

老實說,那表情非常的吸引我。

也許是我自作多情,就我看來她非常的渴求我。

 

但是我只做自己有把握的事,而不是自作多情的事。

 

下一秒便奪走了她的思緒,我的唇感受到她的柔軟。

雙唇分開之後看到她呆著放空,但我不討厭這種反應。

「呃、咦——!」我直接將她抱到馬上後我便ㄧ腳跨上馬。

「走吧,秀吉跟黎子還在等呢。」故意無視她的驚嚇,我拉了韁繩。

 

在一起之前做了類似戀人的舉動,如同模擬般,可以觸碰,但不能越界。

但我也受夠了這種關係了。

 

「妳聽好了⋯⋯」馬持續的奔馳著,我把嘴巴湊到她耳邊輕呼了一句話。

她的身子明顯的僵硬了。

 

我把她的身體調整到自己好抱的地方,快步的駕馬回去。

 

「我,喜歡妳——。」

 

而且不由得妳抗拒我。

 

——fin.

阿(躺)這篇我試著做了很大的挑戰,應該很明顯(?)

對就是那個前半段!!!!!!

而且我印象中我以第一人稱視角的文不多(爆笑)

再來我居然以信長視角,真心覺得我膽子很大不怕被殺
阿就是……信長嫂們不要追殺我(溜

 

奈( ˘・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奈奈 的頭像
奈奈

天馬行空小世界(๑´ㅂ`๑)

奈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夏容語巧
  • 其實我真的覺得信長大人的理智線很強大....
    為什麼都推倒了竟然還可以煞的住阿~~~~~
    摔下去肯定是連上天都等不了了~
    所以乾脆幫(?)信長趕快正式告白
    不過玥雪其實也是喜歡信長的吧!!!!
    之前的不滿應該是因為信長大人都沒承認吧((我猜
  • 當然,玥雪愛在心裡口難開,她超愛信長的阿(刪)
    就是因為他不了解信長卻又被逗弄,摸不了信長的想法,所以才不開心喔
    其實打這篇的時候我只看到玥雪跑的信長前面的片段,後來她又給我看後面的信長後其實我很想重打這篇
    覺得信長也有柔情阿也不是這麼霸道
    我覺得信長就是很喜歡挑逗///所以他這也是玩火自焚(欸)

    奈奈 於 2016/11/21 02: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