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有嚴重私設(欸)

CP:幸村x黎子

文向:虐甜

幸村線微劇透,以黎子去跑主線劇情的(?)

慎讀喔(๑´ㅁ`)
 

 

 

 

刺蝟有一個特性。

在冬天時牠們會互相靠在一起取暖,仔細看的話會發現,其實牠們之間總會保持一小段距離。

 

那是避免自己的刺,傷害到別人。

 

-

 

「我不喜歡戰爭。」沒有想要去改變他的觀點,這只是述說自己的想法而已。

 

學醫是為了拯救更多的人,但不用戰爭,受傷發燒、甚至死亡都是每天會發生的事情。

更不用說戰爭帶來的死傷的速度多麼快又是多麼嚴重的了。

 

「我也是。但,如果是為了保護重要的人的話,那麼我會拔刀。」幸村輕描淡寫的道出自己的想法,她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望著幸村。

 

感覺到幸村不是很喜歡這個話題,他討厭戰爭。

 

不清楚不明白的是,有多少人不想打仗卻還是必須拔起刀指向別人。

 

不自覺的陷入自己的沉思,手邊的動作也跟著停擺。

眉頭微微皺起,幸村走向黎子身邊敲了她的額頭。

「妳不必把事情想得那麼複雜。」

 
「妳只要保持笑容、去做妳認為對的事情,這樣就好了。」
 

「誒⋯⋯?」腦袋並沒有反應過來,不過手反射性的按住被敲擊的額頭呆愣得看著對方。

看著她這種反應忍不住笑了出來,甚至多了種眷戀。

 

想一直跟她待在一起。

 

或許是認為,她的天真認真在這種亂世之中、對自己來說都是一種解脫吧。

「我說妳啊⋯⋯可不要看到有需要治療的人就像隻失控的野豬一樣橫衝直撞的闖進戰場喔。」

「呃、幸真是沒有禮貌!!⋯⋯。」本來是下意識的想站起來抗議,卻沒有想到下一秒他的手就這樣放在自己頭上溫柔的搓揉著。

 

頭上傳來溫柔的重量,她不自覺的被他溫柔的表情吸引住。

 

「馬上就會發生戰爭了呢——。」信長曾經說過的話浮現在腦海裡。

「幸⋯⋯如果發生了戰爭,那麼你也會上場嗎⋯⋯?」撒嬌似的語氣想遮掩自己的不安。

父親死於戰場的恐懼並沒有隨著長大而消失。

 

只要想到父親是在無依無靠的戰場上離開,心臟就痛到難以呼吸。

其實是知道答案的,在剛剛的對話中早就得到答案了,但還是祈求著能夠得到跟剛剛不一樣的回答。

 

「⋯⋯。」沈默籠罩著兩個人,風穿梭在兩人之間的聲音顯得格外大聲清楚。

 

感覺心臟跳得非常快,不敢想像自己可能會再次失去重要的人,想逃避卻不知道往哪裡逃。

 

在心裡暗自道了個歉,因為他不會輕易死在戰場。但那代表著黎子所重視的人們可能會死於自己刀下。

如果知道這個事實,她肯定不會原諒自己的吧?

 

「幸⋯⋯。」聽到她叫自己的名字所以抬起了頭,對到的卻是與剛才截然不同的表情。

 

「不能死、活下去、⋯⋯我等你。」黎子收起了剛剛快哭一樣的表情,她逗趣俏皮的隨著說出來的句子比出1.2.3,接著用他曾經稱讚過的笑臉面對他。

 

那是他見過最燦爛、最可愛的笑容了。

讓他努力想抱持的理性瞬間瓦解,忍不住上前吻住她。

 

-

跟平常一樣的參與了大家的軍事會議,氣氛變得非常凝重。

眼看戰爭就快要發生了,大家的表情都非常沈重。

其實連參與軍事會議這種事情根本連做夢都沒有想過,每次都認為自己與這邊的氣氛格格不入。

但更沒想到那個信長大人居然執意要求自己要參與。

 

他難道不怕這種小民把軍事機密洩漏出去嗎⋯⋯?

不,應該是他非常的有自信,沒有人大膽到敢洩漏出去才是。

 

目光飄向坐在最前方的織田信長,他的表情充分顯現出他多麼的有自信。

 

其實自己真的不太能懂他的想法。

他說,他是為了太平天下什麼的去引發戰爭,但是戰爭不就是讓人受傷死亡的事情嗎。

但是想到他留下自己在安土城住下的原因是「要多一個人手照顧傷兵」

如果是這種原因,那應該也不是太過殘酷的人是吧⋯⋯?

 

「黎子。」

「⋯⋯。」

 

「黎子。」低沈的呼喚自己名字的聲音瞬間把自己從沉思中拉了回來,她驚嚇的抬起頭來,卻發現所有的武將視線都在自己身上。

「咦⋯⋯?」

 

「黎子,妳也一起來吧。」信長一副理所當然的說出驚人的話語。

「啊?!」

 

「明天的戰事,妳也跟著來。」

 

「請不要說些莫名其妙的話啊!你是想戰爭想到腦子不正常了嗎!」這句話在心裡重複了無數遍,卻不敢說出口。

 

果然、果然——!

我完全完全無法!沒辦法理解他的想法——!

 

「呃、為什麼我也要去呢⋯⋯信長大人⋯⋯?」硬是擠出幾個字試著拼湊出可以聽的句子,但感覺的出來連身體好像都在發抖似的。

 

上戰場這種事情,更是不可能想過的啊!

 

「這個妳不用擔心。」信長話中帶話的回應著。「妳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好了。」

 

「⋯⋯。」請你告訴我,我的本分是不是送死!

 

「到時候政宗會負責妳的安全的。」

「唔⋯⋯。」不擔心才怪!政宗是個說衝就衝的人耶⋯⋯。

 

不敢相信的是,軍事會議就在自己被無視反抗的情況下結束了。

更不敢相信的是,聽了玥雪所說的話之後,自己居然就這麼答應上了戰場。

 

——我說妳啊⋯⋯可不要看到有需要治療的人就像隻失控的野豬一樣橫衝直撞的闖進戰場喔。

想起前幾天在草地上幸告誡自己的話,雖然覺得抱歉,但被這麼拜託之後,自己也沒有辦法丟著上戰場的傷兵不管。

 

拿起之前幸送的髮飾,收在自己胸口。

就當是一個護身符吧。

 

-

草地上變得滿目瘡痍,滿地鮮血跟箭矢插落在地上,比想像中還要可怕的話。

從開戰沒多久傷兵就不斷的增加,鮮血跟潰爛的傷口在腦子裡面無法消散。

 

但在腦中更無法抹去的畫面,是在戰場上看到穿著紅色盔甲的幸。

 

千百種理由不斷想說服自己,但在政宗向他揮刀的那瞬間就明白的打醒自己。

他是敵隊、幸是織田軍的敵人。

接下來的戰鬥都記得不清楚了,只知道自己是被政宗的保護下直到結束戰爭的。

 
 

藉著玥雪的掩護,在武將們聚在一起開會的時候趁機溜了出去。

戰場是離這邊有點小距離的地方,頓時間覺得這邊就好像不一樣的世界一樣。

 

早上還是對別人無情的廝殺的戰場,在夜晚的寧靜顯得格外可怕。

雖然明知道這是很危險的舉動,說不定再找到幸村之前先被其他人發現的話⋯⋯

 

被砍下頭顱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手緊緊握著那個髮飾,暗自祈禱自己能順利找到幸村。

便在不久後發現熟悉的身影。

 

「幸⋯⋯!」加重手中的力道,她跑向幸村。

「黎子⋯⋯。」幸村的表情難看到了極致,他輕喚了她的名字。

「幸⋯⋯你就是幸村⋯⋯?」看著他沈重的點了頭,那肯定的回答讓她瞬間紅了眼眶。

 

「一開始,就知道妳是敵人了⋯⋯。」幸村的手握成拳,話語斷續的說著。

「⋯⋯。」黎子一言不發的盯著幸村,抿起嘴唇,像是抑制著什麼話語般。

「但我沒有想到居然是這種狀況下跟妳坦承呢⋯⋯。」他輕笑了出聲,想起在草地上的那個吻。

 

想抱妳、不想讓妳離開、想把妳擄走、想這樣佔有妳——。

本來已經下定的決心在一瞬間全部碎成碎片。

 

本來在吻下去的那一刻就決定,一輩子都想與她共生的。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慢慢會去尋找妳的蹤影,目光會不自覺的停留在妳身上。

妳笑的樣子、生氣的表情、彆扭的模樣,每變一個表情就牽動著我的心。

曾經想要把妳帶走,卻自己打算著,等戰事告一段落再帶她走。

卻沒有想到在那之前就先在戰場上相遇。

甚至看到獨眼龍保護她的樣子,自己簡直醋到快死了——!

 

但我卻沒有立場、沒有辦法用自己的雙手保護她!

 

把所有的理智全部丟到後面,我伸出手將她擁入懷裡。

 

我憎恨這樣的發展,如果只是在敵方生活的人民就算了,但在戰場上相遇,表示她肯定跟織田信長有著什麼樣的關係吧,在獨眼龍保護她的時候就更加確定了這點。

 

她是敵方的人,是遙不可及的人。

 

「幸村⋯⋯。」黎子的手輕撫著幸村那緊緊深鎖的眉頭,想讓他放鬆下來。

「黎子妳⋯⋯是信長的誰呢?」

「⋯⋯什麼人都不是。我只是因為醫學方面的知識而被信長大人收留而已⋯⋯。」放鬆的回抱著幸村,在他的懷裡感受他的擁抱,那是渴望很久的擁抱。

「妳知道妳不應該來找我嗎?」他幸村的頭靠在黎子的肩膀上,低沈的聲音帶了點磁性,在她的耳邊低語。

「我知道、但是我想見幸村想見得不得了⋯⋯我想著幸村是不是跟我想著同一件事⋯⋯所以就跑出來了。」

「好險不是被其他人看到,不然我可能就見不到幸村了呢嘿嘿。」雖然知道危險,但是有來真是太好了呢。她染上了微笑,想掩埋自己的魯莽行動。

 

——妳知道刺蝟的習性嗎?

——跟同伴太靠近時牠會避開別人。

——為了保護不要讓別人因刺受傷。

 

「黎子。」雖然很想親手保護妳,但心裡明白就這個立場根本不可能了。

「嗯?」

 

低下頭將唇貼上她的,不讓她有任何反駁機會。

雖然有些傻住但馬上接受了這個吻,她閉起眼睛回吻著。

 

他捧起黎子的臉龐溫柔的反覆親吻著,卻感覺到熱熱的液體流到手中。

睜開眼睛卻發現她閉著的眼睛流著淚水。

 

「⋯⋯怎麼了?」幸村伸手擦拭掉她的淚水,眼神卻溫柔的讓人感覺到不安。

「幸村⋯⋯是不是打算離開我⋯⋯?」無法壓抑淚水,只好順著它流。

心疼感大於幸福,不安的感覺直襲心臟。

「你太溫柔了⋯⋯如果是要離開我,請不要這麼溫柔⋯⋯。」

 

「黎子。」那是不符合現在的笑容,也不是他以前的笑容,是一看就知道是裝出來的笑容。

「在那邊,要好好照顧自己。不要再啃饅頭了,要吃飽的。」他將手放在她的頭上搓揉著。

 

那個眼神,有著寵溺,也有著覺悟。

在手離開黎子後便轉了身離開。

 

那個瞬間,就像世界崩塌了一般。

 

「我、我!!」黎子朝著腳步沒有停下來的幸村喊著。

「比起溫柔的幸村,我更喜歡彆扭的幸村⋯⋯。」舉起手用衣袖胡亂擦了淚水,卻使的自己看起來更加狼狽。

「不是應該說不要離開我,而是要說,如果是幸村的話⋯⋯」

 

「請你,帶我走⋯⋯!」竭盡心力得去述說、去傳達一樣的喊著。

害怕幸村離開的不安更勝於上戰場的不安。

如果幸村要永遠離開自己的話,那不如不要活下去了。

 

「妳這個傢伙真的是⋯⋯!」雙手握緊的拳頭狠狠顫抖著,聽到這傢伙跟自己的想法一樣這叫人怎麼放得下。

 

他想要帶黎子走。

她想要跟幸村走。

 

其實自己心裡明白的,離開了她,自己肯定也無法開心的活下去。

身體的反應比大腦快上好幾步,在意識過來時已經將她擁入懷裡了。

感受她在胸口那邊哭的撕心掏肺,好像連自己的心也跟著被撕開。

 

「妳知道妳在說什麼嗎!我們是敵人的⋯⋯。」

「嗚⋯⋯就算是敵人那又怎麼樣⋯⋯那也無法改變我愛的人是幸村啊⋯⋯。」她緊緊抱著我,就好像怕我消失一樣。

 

「接受了我,那會很痛苦的⋯⋯。」

「失去你更痛苦。」

痛苦的緊咬著自己嘴唇,緊緊抱著懷中的女孩。

「妳真的是⋯⋯笨蛋。」

「幸村應該早就知道的。」

「嗯,早就知道了。所以更放不下。」

 

到頭來,得到解脫的居然是自己。

本以為離開她是最好的結果,不用傷害到她。

現在卻被她狠狠綁在身邊。

 

以前覺得刺蝟這種小動物非常勇敢。

為了不傷害別人而不靠近。

反觀自己果然私心比較重一點吧⋯⋯。

 

「有刺喔⋯⋯。」我抱著她在耳邊輕語著。

「那都無所謂⋯⋯。」她踮起腳尖輕吻了他。

 

即使是刺蝟,也是需要人愛、要人接受的。

那跟是不是敵人無關。

 

只要相愛,那就夠了。

 

夜晚,兩人緊緊相擁。

 

——fin.

 

阿,非常的害羞(?)

其實我覺得有點拖時間xDDDD

這篇好像就是主線去改的樣子(抹)希望不會雷到別人

 

-奈奈(❁´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奈奈 的頭像
奈奈

天馬行空小世界(๑´ㅂ`๑)

奈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夏容語巧
  • 其實雪一直很納悶女主到底怎麼跟敵軍的人走到最後的((還沒跑幸村本篇
    (小聲的說我遊戲理叫夏雪)
    不過黎子真的蠻勇敢的耶~
    竟然敢自己跑去見幸村....
    要是被發現了要怎麼解釋阿@@
    不過愛上敵軍超痛苦的~
    感覺好像是要在愛人跟家人選邊站一樣>"<
  • 幸村線很虐,我大推!!(欸)
    順便一說幸村是我本命喔XDDD,對沒錯,我的角色就是黎子(喂)
    這就是,為了愛有勇無謀喔(#)被發現了怎麼解釋,只好……摁,對不起我也不知道XDDDDDD
    真的很痛苦!我很愛織田軍的大家但我也離不開幸村RRRRRRR(哭)

    奈奈 於 2016/11/21 02: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