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信長x玥雪
文向:虐
這是朋友要求要打BE向的XDDDD很久沒打虐文我覺得都不虐了(咦)
總之是私配,希望能喜歡。

28.「請回頭看看我」

 

是多久了?你沒有再看我。

夢裡的我似乎伸手還能觸摸你的臉龐,那總是讓我留戀到心碎。

 

曾經我們相愛,不知何時,我們變得連戀人也不像。

即便站在你身旁,我也只是個普通的「幸運符」而已,不再有任何意義、不具有任何含義。

 

-

妳一如往常的沏茶拿到他的房間,而他只撇了妳一眼後繼續處理公務。

 

都明白的。因為他很忙。

 

「偶爾,也請記得休息,信長大人。」妳行個禮後退出房間,相信他知道的。

門後的他往妳離開的地方盯著,那是難過的眼神。

 

好像壓抑著甚麼一樣,他眉頭沒有鬆開、緊緊的鎖在一起。

妳完全不知道發生甚麼事,只知道他突然的不再像以前一樣對妳。

 

就隔著那一扇門而已,你們兩個想的卻是一樣的。

妳嘆氣著為什麼他變這麼多。

他難過著為什麼妳會離開他。

 

妳伸出手輕觸碰在紙門上,只能透過這種方式來說服自己似乎就在觸摸他。

嘆了口氣,只好離開那邊。

 

妳只好跟平常一樣去拿一些布料去縫製成和服,這是最讓你放鬆的方法了。

一針一線就好像妳的思念一樣,妳想著信長所縫的衣服。

淺黑色的和服如此與他般配,妳想像著他穿上的樣子又笑了出來。

 

──收到和服的他、表情肯定會很可愛的。

 

妳將臉湊過去緊緊抱著。

為什麼現在抱不到他的人呢?妳只是暗自問著而已。

事情似乎是從他知道我回去現代的時候開始的。

那天佐助一樣從天花板上探出來,並且告知妳回到現代的方法跟時間。

 

在猶豫不決時跟信長提到這件事的妳並沒有發現他的臉垮了下來。

他不想繼續這個話題,只好臭著臉命妳停止。

妳並不了解,只是覺得他大概是累了。

妳撒嬌似的抱抱他哄他,卻只得到冰冷的回覆而已。

 

雖然相擁入眠,卻跟平常差很多。

他沒有把妳擁入懷,只是背對著讓妳抱而已。

 

「信長大人⋯⋯。」

 

-

「又是這樣⋯⋯」他口中唸唸有詞著,伸手碰著妳的臉龐。

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對待妳?自己似乎不是那麼了解。

大概是為了不要讓妳對這個時代有太多的眷戀,才收回對妳的愛。

 

又或者,只是不要讓自己傷得太重的一個手段而已。

 

每晚都像現在這樣,趁妳睡著時偷偷碰妳、敘說他對妳的愛意。

這樣還遠遠不夠啊——。

 

期待妳能發現、期待妳能知道、期待妳能明白。

其實對妳的愛意完全沒有減少過。

只是妳不屬於這個時代,不屬於我,不屬於戰爭。

想要自己承受全部的痛苦,讓妳沒有掛念的離開這邊,去尋找妳本來該有的生活。

 

首先第一件事就是,遠離妳。

 

他在妳的臉龐親啄了下,便在旁邊躺下。

每天只要有這麼一點時間就夠了⋯⋯。

 
 

一直以為這樣就夠了,直到那天才狠狠被打醒。

 

「秀吉政宗、家康三成,你們負責左右邊進攻。」

「是。」

武將各領千軍前進,這不是跟武田上杉軍的戰爭,只是討伐一位謀反、企圖殺害信長的大名而已,但這次的規模卻不比戰爭小。

一樣畫面壯觀又讓人忍不住屏住呼吸。

對於織田信長來說是平常不過的事情了。

 

這就是妳跟他的差異。

 

也是他不想讓妳留在這邊的原因。

他可以為了保護妳而死,但他不能這麼輕易的死去。

他死了,整個織田軍等同瓦解。

但讓妳死,也不是他想見的。

 

那不如讓妳在和平的地方好好的生活下去。

 

「玥雪。」那是他很久沒在妳面前叫的名字,即便他沒有看著妳。

依然吸引妳、讓妳開心。

心裡傳來明顯的悸動,妳揚起微笑回應著他。

「上馬,妳先去後方。光秀在後衛守著。」語畢,他頭也不回的策馬離開。

 

即使只有短短幾個字的一句話也沒關係,這樣就夠了。

即使他沒有回頭看。

妳聽從他的話上了馬往後方前進。

 
 
 

「信、信長大人⋯⋯!」一個小士兵慌張的向信長跑來,他慌張的讓他感到不安。

真是奇怪,只是一個小士兵而已。

居然因為他的慌張而感到不安,肯定是第六感作祟。

「敵方傳來的信⋯⋯!上面寫說玥雪大人他⋯⋯!」

聽到關鍵字的信長快速的接手信件,讀完後他抓狂的拉起韁繩往反方向奔去。

 

-

妳看著前面的士兵全部把妳包圍著,沒有退路。

一個不小心被敵方大將抓住,在還沒跟光秀會合之前就被抓走,原本駕著的馬匹也因此喪命。

妳的手被綑綁住,脖子被抵著刀,前面有上千人的士兵擋著、後面是懸崖,即使脫離了大名也逃不出去。

 

死路一條。

 

敵人的想法自己不是不清楚,肯定是為了引誘信長出來。

在這種時候才覺得鬆了口氣,以妳跟他的狀況來看,他應該是不會為了妳獨自跑來送死才對。

 

「放棄吧,他不會來的。」妳倔強又堅定的說著,但似乎沒有起什麼作用,敵方的將領只叫妳閉上嘴罷了。

「如果他不來的話,妳也不會有好下場的。」敵將威脅似的說著,抵在妳脖子上的刀沒有離開過,所以這點其實是清楚明白的。

「⋯⋯⋯⋯。」其實,就算是信長,單槍匹馬過來的話應該也無法全身而退吧。

太卑鄙了,用這種手段。

 

妳咬緊了下唇,卻無法對這個狀態做任何有利於織田軍的舉動。

不,也許還有一個吧。

 

前方的士兵有了騷動,像是波浪般的延伸到後面。

「織、織田信長來了!第六魔王來了!!」士兵們有些動搖,真的面對魔王時的恐懼現在才湧上來吧,感覺有些腿軟。

 

但就算是這樣,獨自面對這麼多人肯定是處於劣勢的。

 

他拿著刀揮舞著,一個人殺了過來,卻還是不小心被砍下馬。

「信長大人!!!!」妳忍不住站起來大喊出聲,本來抵在脖子上的刀往下劃過自己胸前,淺紫色的和服上染了些血色。

「搞什麼妳這女的。」大名將妳拐下來壓制住,重新將刀抵住。

這次脖上明顯感覺到冰冷卻又熱的液體滑過。

 

是血吧⋯⋯。冰冷的恐懼竄過全身,妳不再冷靜的思考。

 

應該說,看到信長的那刻妳就無法冷靜了。

他還是擔心妳的,還是在乎妳的。

可是這種狀況根本不可能會贏⋯⋯要是信長死了,一切都結束了。

 

「玥雪⋯⋯!!」他看到妳站起來那刻理智全都沒有了。

雖然是自私的遠離妳,但失去妳的痛苦他還是無法忍受。

他再次跳上馬,重整架勢,迎擊士兵。

雖說只是烏合之眾,但多少還是有些艱難,那是數量優勢。

 

那一刻妳徹底明白了。

他沒有變、他沒有不在乎妳、更沒有收回對妳的愛。

從他支身前來救妳的那刻就說明了一切了。

淚水奪眶而出,妳緊緊盯著他的身影。

 

但妳也懂了。

看著他被砍下馬、身上的傷口慢慢增加。

即使後面可能光秀、秀吉他們會來,但不能保證信長可以撐到那個時候。

 

妳的愛人,要因為自己而死在戰場上。

 

妳趁大名把心思放在前方時站起身,尋找他的視線。

妳的淚沒有停過,無法擦拭眼淚只好努力讓自己看清楚,那個織田信長,為了自己努力的樣子。

 

「信長大人⋯⋯。」妳沒有特別大聲的喊出來,只是在嘴邊唸著而已。

卻意外的像是心靈感應般的對上了眼。

 

不安的感覺襲來,他的眼睛直盯著妳,好像隨時會失去妳一樣。

 

「請你記得,不管怎麼樣,我都會陪著你⋯⋯不管怎麼樣。」

 

「但是我⋯⋯也不能讓你,為了我喪命⋯⋯。」

 

只要你還在乎我,那就夠了⋯⋯。

 

只要現在這樣看著我,那就夠了。

 

妳閉起眼睛深深嘆了口氣,將他的模樣收在自己心中最深處。

 

「——我愛你。」

 

那個瞬間,她將身子往後仰,就這樣消失在他的面前。

她就這樣選擇了跳懸崖來結束他的劣勢。

 

戰場上傳來了怒吼,他發狂似的不留情的斬殺敵人。

直到援軍來之前,織田信長單槍匹馬殺了近一半的人。

大名當下被拿下首級,敵將率領的士兵無人存活。

 

從那天起,生不如死的活著。

 

——fin.

 

搭啦(ノ>ω<)ノ!(甚麼
結果這篇有沒有虐到XDD
朋友表示:信長大人還是愛我的,這樣就好(欸)

非常有損我信心XDDDDDD

不管有沒有虐到,都希望能喜歡喔

 

-奈ヽ(✿゚▽゚)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奈奈 的頭像
奈奈

天馬行空小世界(๑´ㅂ`๑)

奈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夏容語巧
  • 哈囉~樓主~我來啃食(?)精神糧食了~~~
    喔不!!!!!!!!!!!
    竟然就這樣掉下去了Q_Q
    那這樣信長大人根本比死還痛苦阿.....
    真的是被虐到了((抽衛生紙....
    是說樓主不考慮寫個番外篇嗎~
    像是一切都是夢阿~
    或是掉下去剛好是草然後沒死什麼的阿~~~
    ((作:妳真的很囉唆耶~~
  • 咦XDDDDDD視為精神糧食了嗎居然XD
    記得當時朋友要求寫BE向的時候看到這個題目,腦中第一個畫面就是玥雪往後仰掉下去的畫面XDD(壞)
    有虐到就好,我不太擅長寫虐文,所以XDD有虐到就好(甚麼拉)
    阿~~~後續甚麼的,就給各位自行腦補囉XD
    也可以覺得可能是夢阿甚麼的拉~

    奈奈 於 2016/11/21 02:00 回覆

  • 路人喵pass
  • 嗯?!(呆



    不要虐信長大人啊啊啊啊啊!!!!
    (謎:說什麼呢,標題都明寫著BE了)

    不過跳崖那邊真的非常有畫面啊=ˇ=很精彩喔=ˇ=
  • 阿是BE向所以是難得虐文XDD
    但其實我覺得不虐,非常。
    希望可以再加油阿(抹)

    真的嗎XD我覺得整篇重點就是跳懸崖(等等)謝謝XD

    奈奈 於 2016/12/24 13:48 回覆

  • 幻月
  • 死亡回歸有沒有?(・ω・)(來亂的
  • 咦XDDDD是甚麼意思XD?

    奈奈 於 2018/10/15 17: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