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康主線微劇透注意,沒跑家康線的慎讀

CP:家康x芸

文向:摁,偏甜吧(?)

這篇文是莫名其妙的產生的(?)
是為了防止世界被破壞而產出來的。

而且我覺得我還不是抓狠準家康的味道阿!

 

-

 

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的眼中不斷的找尋他的身影。

我們每天住在一起,但並沒有那麼形影不離。

怎麼說呢?

 

我覺得,家康好像築起圍牆一樣、讓人難以捉摸。
 

那是一開始的想法。

 

我的手輕輕撫摸著哇沙米,但牠注意的好像是我手中的食物。

「吃慢一點啊。」我試著想跟哇沙米交談似的開口,不過當然,沒有人回應我。

「⋯⋯家康他好像還是不在呢。我想不到我該怎麼報答他。」我低頭向著哇沙米吐苦水,而哇沙米也低頭吃著食物,好像不怎麼理我。

 

還記得當時家康從來沒有給我好臉色,打從一開始他就是最不歡迎我的吧。

他總是面無表情的叫我要有點自覺,我現在是被囚禁的人。

這麼說好像也是,不過又好像不太對。

畢竟家康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也想好好報答他,並且不再做些不經大腦的舉動了。

我吸了ㄧ大口氣,腦袋好好整理了一下思緒,我只能好好面對我心裡最想要的事情。

 

——我想、更了解家康。

 

「好,決定了。」

「⋯⋯妳在那邊自言自語什麼?」

「咦?」

我被後面傳來的聲音嚇得向後轉,印入眼中的是一臉無奈的家康。

 

「呃、家康你⋯⋯站在那邊多久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得太深入,連有人接近了也沒發現。

雖然自己是沒有說出什麼奇怪的話,但想起剛剛才在心裡暗自決定的事情,而現在面對著當事人,多少顯得有點尬尷。

「大概是妳對著哇沙米講話那時候。」

 

不、那已經站在後面很久了啊!!!

 

我深深的感覺到我開始冒汗,明明天氣沒有很熱的。

肯定是因為尷尬使然我汗腺發達⋯⋯。

老實說我甚至覺得我開始語無倫次了,到現在我僅能慶幸的就是那句想更了解他的話並沒有說出口我就該謝天謝地了吧。

 

「⋯⋯。」一陣沈默瀰漫在我們之間,總覺得好像先開口也不對、不開口也不是。

本來是這麼認為的,但哇沙米似乎對於他的食物還拿在我手上這件事非常不滿意吧,甚至用頭一直頂我的手。

「啊⋯⋯,抱歉抱歉,這個給你。」

我把食物全部都給哇沙米,而家康向我走近與我並肩看著牠。


奇怪的是,只是跟他並肩的我卻突然感到緊張。
 

這種緊張感跟以前服裝發表會那種緊張感不一樣,讓我有點不知所措。

是因為家康靠近我才會這麼不正常嗎?還是只是覺得剛剛太過丟臉了?

 

「⋯⋯。」

「⋯⋯哇沙米會親近妳了。」家康跟剛剛的我一樣伸出手摸著哇沙米,但哇沙米這個小子,剛剛不是很理我,現在卻不斷得對家康撒嬌。

 

我無語,不會連哇沙米也對我築著圍牆吧⋯⋯。

不對、純粹是牠剛剛只為了食物吧。

 

「對了家康,你今天已經忙完了嗎?」

「嗯,大致上是差不多了,所以才來看這傢伙。」雖然是對著我講話但並沒有看著我,這樣的家康讓我忍不住輕笑出聲。

 

其實家康這個人只是不擅長表達自己而已吧。我甚至可以這樣大膽的推斷著。

 

眼前這個疼愛哇沙米的家康、為牠取了自己喜歡的東西名字的家康、還有那個稱牠為「儲備糧」的家康。

 

雖然是被囚禁著,但因此可以看到各式各樣不一樣的家康,好像可以慢慢了解家康一樣,我暗自竊喜這樣的幸運。

 

「⋯⋯。」摸著哇沙米的家康在一瞬間撇了一眼過來,好像在想著什麼。

 

也許我自認可能比一開始還要了解家康一些了,但基本上來說我還是不了解他偏多。

所以只是看了過來我還是猜不出他的想法。

「妳想出門嗎?」

「咦?」

「⋯⋯。」

「呃、嗯?」不清楚是不是聽錯了,我只能發著疑問句看著家康而已。

「我說,妳想出門嗎?⋯⋯不想就算了。」在我旁邊的家康站了起來,跟剛剛一樣的,他並沒有看著我,這點讓我懷疑他到底是不是在跟我講話。

「啊⋯⋯家康你要帶我出門嗎?」

「我只是想出門買個東西罷了。」話才剛說完,家康頭也不回的往回走,隨著風聲我只聽到一句細小的「要就跟上。」而已。

 

-

我好像有點了解他,卻又好像不了解他。

 

在街道上我們倆個走在一起,隔著不遠卻也不近的距離。

影子隨著太陽拉長,我跟家康的影子重疊在一起。

看著影子的我想著家康出門前的那句話。

他明明說他有東西要買的。

 

但出門晃到現在我卻沒有看到家康在尋找著什麼。

應該說,就我看來他也只是在亂晃吧,帶著我。

 

「⋯⋯。」對,就是帶著我亂晃。

即使是我的猜測,但難不成家康只是想帶我出門嗎?

我偷偷往家康那邊瞄了過去,因為夕陽的關係家康的臉有些微紅,讓我有些看傻了。

 

心中好像有什麼在鼓噪什麼一樣,我覺得有點難受。

好像是在決定更想了解家康之後才開始有的這些反應,我忍不住在胸前握拳,雖然徒勞但還是想藉由這樣讓心跳減緩。

 

「⋯⋯妳怎麼了?」家康把妳奇怪的行徑看在眼裡,雖然語氣一樣不帶情緒,但也明白他是關心妳。

「嗯⋯⋯沒事吧。家康要買的東西是什麼?」我模糊帶過他問題,再回問他。

雖然我並不認為家康會照實回答我,但我也只是隨口問問的。

「沒什麼,不是很重要。」

「所以不急著現在買嗎?」

「嗯。」

 

我好像更加確信剛剛的想法了,他只是帶我出門走走而已。

這就是政宗所說的,家康的「拐彎抹角」吧。

總覺得好像有點可愛,但這麼對他說,他肯定會生氣的。

我強忍著笑意,卻勾起眼角的笑了。

家康一臉不了解⋯⋯不,那是無奈的盯著我,感覺下一秒就要被他斥責一樣。

 

「芸⋯⋯!」我先是聽到家康喊著我的名字,在還沒反應過來時我的人就被拉了過去。

一切太突然我根本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下一秒發現我剛剛站的位置有馬車經過我才懂。

 

「唔⋯⋯。」我認為我真正該反應的事情根本不是馬車,而是現在的處境吧。

剛才危急之下我被家康拉了過去,所以現在的我離家康非常、非常得近。

 

他的吐息輕喘在我耳邊,這點讓我的全身僵硬。

而他的右手像是保護我一樣護在我的身後,現在的我,就像是沒有碰到家康,卻被家康抱著一般。

我用力的吞下一大口口水,這種狀況讓我不知所云。

 

我不敢抬頭看家康,只能低下頭忍耐著。

不是不喜歡這樣的舉動,而是因為這樣反而更加害羞。

心跳快到快要受不了了,但我無法控制它。

好像全身都不是自己的一樣,這種感覺真的是第一次。

 

「妳是笨蛋嗎?連馬車來了也不知道。」家康的語氣帶有責備,那是擔心的意思吧。

「對、對不起⋯⋯。」我手壓緊左邊胸口,抬頭向家康道歉。

在與家康對上眼的那個瞬間,他的表情似乎變化了下。

大概是愣了一秒後就撇開來,然後什麼都沒說便放開了我。

 

深呼一口氣後揚起步伐追在家康身後,我看著影子隨著夕陽越來越長的樣子伸出手。

影子中的我,手觸碰到家康影子的手,那種感覺就像我跟家康牽著手一樣。

這種簡單的舉動卻讓我感到開心。

各種舉動心情似乎都努力的再向我傳達「我喜歡家康」似的。

 

我的目光從影子慢慢延伸上去看著家康的人。

僅是盯著背影就讓我有些安心,真不可思議。

 

「妳在幹嘛?」他停下腳步側身回頭看著我,像是等我跟上去那樣。

或許是知道自己想法的關係,家康的臉龐這樣看起來更加帥氣。

 

我笑著追上家康的步伐,不過家康似乎不太了解我笑的原因。

「妳幹嘛那個表情?」

「嗯⋯⋯秘密。」

「⋯⋯算了,妳就這樣傻呼呼的就好了。」

「嗯?」

「沒什麼。」

 

兩個人並肩走著,雖然不是有說有笑的,但我也沒有放過家康的表情那微笑的瞬間。

這樣就好,至少應該有向家康的心裡往前一步了吧。

喜歡什麼的⋯⋯有機會再告訴他吧。

 

——fin.

 

-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奈奈 的頭像
奈奈

天馬行空小世界(๑´ㅂ`๑)

奈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夏容語巧
  • 其實我覺得家康就是適合這樣的女朋友~~~~
    不然感覺以家康的個性很難找到愛人((家康嫂別打我
    不過...家康真的一點都沒有覺得芸喜歡他嗎@@
    "有機會再告訴他吧"這句是在預告會有後續嗎!!!
    ((作:這位客倌妳想多了
  • 這邊偷偷出賣芸本人,他當時非常暗爽,然後瘋狂發廚(#)
    可是其實家康嫂超多的,真的,不瞞您說,我現在手邊的家康文還有3.4篇要打XDDDDDDD
    我覺得家康可能多少有點注意到喔!
    後續嗎?其實有可能的,因為其實我又接了一篇家康x芸的文,要打成後續也是可以~不過我也想過要不要打虐(x)
    但是因為家康x別人的文太多了,所以如果是後續可能也要很久xDDDDD

    另外我不知道我有沒有回到XD我記得你叫夏雪,很可愛,然後你這樣回覆我我很開心超級開心的喔XDDDDD
    非常感動,很謝謝你呢!

    奈奈 於 2016/11/22 01:0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