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群裡聊天看到某武將某線的某句話(欸)之後才誕生這篇文的

CP:秀吉x雯

文向:甜、甜、甜(砸糖(欸)

 

 

-

「所以呢?還不打算嗎?」

一句沒頭沒尾的問句使得旁邊的男子滿臉問號,他停下手中本來要送入口中的杯水,疑惑的看著發出問句的人。

「我是說,你還不打算跟雯有個家室嗎?」政宗將一口團子送入嘴裡,他不帶語氣的說出了一句,好像非常不得了也非常重要的事。

 

「你還不打算,生個小孩嗎?」

 

最後政宗那句話在秀吉腦海裡揮之不去,雖然最後跟政宗的聚會是順利帶過話題,但其實心裡面是很在意這句話的。

 

「我回來了。」

「啊,歡迎回來!」

 

女孩放下手邊的工作,跑到秀吉前面給他一個擁抱,這是他們的例行公事。

其實並沒有硬性規定要這樣,但已經成為兩人的習慣了。

「軍事會議怎麼樣了?」女孩墊起腳尖,手勾在秀吉的脖子上撒嬌得問。

「沒有發生什麼事情,妳不用擔心。」安撫性的搓揉她的頭,雯像是小孩一樣閉起眼睛享受他寵溺的愛。

「之後去了政宗那吃了點心,聊了一下。」

「是嗎?聊了什麼?」

「⋯⋯。」腦海深處想起政宗那句話,秀吉僅是彎下腰吻了雯的唇之後代過。

 

他催促她繼續忙自己的事情,而秀吉則是在旁邊繼續處理一些剩下的公務。

他的目光時不時的瞄向雯,他再次想起對話。

 

——你還不打算,生個小孩嗎?

 

「小孩?你是說⋯⋯?」

「跟雯的孩子啊,不然還有誰?」政宗理所當然的說著,應該說,他用一副不了解的臉看著秀吉說著理所當然的話語。

「你難道沒有想過嗎?孩子之類的,我以為你跟雯在一起後沒多久就有消息了呢。」

「咳、咳!」根本沒有預料到政宗會是這麼想的,秀吉因此被政宗的話嚇到大力得嗆下去。

 
 

孩子嗎?他並不是不想。

只是因為自己心疼她,所以才打消這些想法的。

知道她從五百年後的地方來,她放棄了自己的夢想、放棄自己的所有留下來。

他現在只想讓她好好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以最低限度的方式實現夢想。

如果以後有需要帶孩子了,她肯定也沒有那麼多時間可以好好做自己的事。

 

只是最近,不管是什麼角度看她,他都想把她撲倒,好好的、疼愛的與她肌膚之親。

 

他的目光從書上移到妻子身上,卻發現她雪嫩的肌膚在散落的秀髮下微微透出,讓人忍不住想伸手觸摸。

 

他想起自己曾經差點無法輕易碰觸她、永遠失去她。

現在的他更加的渴望雯了。

 

從後面環抱住雯,秀吉的唇輕輕貼在雯的後頸,她的身體傳來微微顫抖,他把手指伸到前面撫過她的唇。

 

雯明白,那是他乞求歡愉時獨特的撒嬌。

 

他平常對女生很溫柔,很照顧其他人,但他也很容易壓抑自己。

自己在心疼他的同時也情不自禁的愛上他。

 

雯將身子微微側過一旁,貼上迎來的唇。

他將雯整個人抱近自己身子,緊緊的擁吻她。

雯的手隨著他的胸口、脖子、臉龐慢慢摸上去,兩人隨著吻越來越激情,兩個人放縱慾望的渴望對方。

舌頭在兩唇纏疊時不時的輕舔著對方,最終突破防圍的侵入她的嘴。

鬥不過自己慾望的惡魔,雯全身都交由秀吉處置。

秀吉把她壓自己的身下,將和服束帶解開,白皙的腿從衣間透出,他曖昧似的撫上她的腿,另ㄧ隻手則摸著她的臉頰,他們的吻甚至沒有因此停下。

 

想要妳的想法佔據他的腦海,已經無法顧及其他東西了。

房內只剩下兩人急促的喘息及她的呻吟。

 

-

 

每當想起幾天前的恩愛就好像夢境般模糊,記得當時秀吉不斷喊著自己的名字,身體也不斷接受他給妳的愛。

感受到自己經不起回想這樣害羞的事情,雯的雙手摀住臉。

這並不是第一次這樣與秀吉度過夜晚,但就是沒有辦法正常的面對這種事。

 
大概是對他的愛不減反增,即使在一起這麼久了一樣會為了他而心動的關係。
 

「雯妳⋯⋯呃,在幹嘛?」雯害羞的奇怪表現全部看在妃眼裡,真的是奇怪的表現。

在人來人往的地方,店家旁的小椅坐著一位少女,紅著臉得捂著自己的臉,甚至快速的左右晃動的不知道在幹什麼。

「啊⋯⋯妃妳來了啊,沒有什麼啦,只是想到一些事情。」雯故作鎮定的挺直腰桿對上妃,卻顯得有些刻意。

妃見狀笑了出聲後緩緩得坐上雯旁邊,而手不自覺得放在自己的肚子上。

 

向店家老闆叫了些甜品茶飲後便開始了女孩子的下午茶時間。

除了聊著自己平時的事情之外也聊著各自丈夫的事情。

難得悠閒的時間甚至讓人忘記時間,太陽下山了才意識到時間已經過晚。

 

「啊⋯⋯這個時間了,我忘記跟秀吉說我要出來了⋯⋯。」

「妳不用擔心,我有跟政宗說了。也有叮嚀政宗跟秀吉說,應該沒有問題的。」妃拉著起身的雯,意識她坐下繼續。

「我還有件重要的事情還沒說,晚點再走吧。」

「重要的事?怎麼了?」

 

「其實啊⋯⋯我好像,懷上寶寶了。」

 

-

 

下午跟妃的對話記在腦海裡,對這件事的喜悅更大於驚訝,雯深深的為自己姐妹感到開心。

雖然對方是政宗,但誰都看得出來他對於妃的愛有多少。

政宗來接妃回家時更能感受到他們的愛多麼堅定。

 

「寶寶嗎⋯⋯。」雯下意識的摸著自己肚子,暗自幻想了未來有了與秀吉的寶寶,她的嘴角有了掩不住的微笑。

 

如果是秀吉,肯定在自己有身孕時會更加操心自己,這個不能給我做,那個不能給我拿,走路要小心之類的。

如果是秀吉,肯定會開心的抱著剛出生的寶寶牽著我的手露出幸福的微笑。

如果是秀吉,肯定會是個好爸爸,操心孩子這個擔心孩子那個,卻又非常的保護他們。

 
如果有了孩子,與秀吉的家肯定更加的完整。

 

想著這些想法,雯情不自禁的抱上公務時的秀吉,他專心處理公務時發現妻子開了門,什麼話都沒有說就直接撲上自己懷裡,他有些錯愕。

 

「怎麼了?剛剛睡覺做惡夢嗎?」他回抱住雯,摸著她的頭安慰得猜測。

「我剛剛沒有睡覺啊。」抱怨似的反駁著,對於他的猜測雯感到無奈。

不過卻又因為他不知道原因卻還願意猜測時再安慰自己,這點也讓她感到幸福。

「秀吉⋯⋯。」

「怎麼了?」

 

「妃跟我說啊⋯⋯她懷上寶寶了。」

 

「哦⋯⋯?」秀吉若有所思的回應著,他想起之前政宗說的話。

他大概了解了,難怪政宗會問關於孩子的事。

 
因為他跟妃,已經有了愛的結晶了。
 

不了解他是想要自己快點,還是單純想跟自己炫耀,甚至應該說,如果是政宗,這兩點大概都有吧。

 

「是嗎,這樣政宗最近應該會開始研究吃的東西了呢,為了妃。」秀吉伸手仰起雯的臉頰,眼睛直直盯著她的雙眼。

「這樣我也可以向他請教了。」

 

「什麼⋯⋯?」

「孩子,其實我也想過。」秀吉把雯壓倒在地,她的長髮散落卻如此得撩動他。

無論什麼樣子,她都可以輕易得讓他的心泛起漣漪。

 

「我一直都很珍惜妳的,雯。」語畢,他的唇在雯的唇上輕點了下。

「唔⋯⋯。」

「也一直很想,跟妳有寶貝的。」再次輕點她的唇,但這次嘴巴慢慢往下移了。

「孩子,妳願意跟我擁有嗎?」雙手抓住她的手不給她反抗,他的唇貼上雯的脖子。

 

「啊⋯⋯摁⋯⋯。」感受到秀吉唇上的柔軟,她不小心叫了出聲卻又馬上制止自己。

「雯,不要忍耐。」舌頭再次攻入她的嘴,雖說要她不要忍耐,那同時也是對著自己說得吧。

 

把對她的愛,不要忍耐的全部發洩出來。

 

「啊、啊⋯⋯秀吉⋯⋯。」

「嗯,乖孩子。」他的笑容非常溫和,溫暖到讓她心動。

他的舌尖來回在她的肌膚上游移,挑起她所有的慾望。

 

就努力,讓我們擁有第一個愛的結晶吧。

 

——fin.

 

是說決定打秀吉時真的非常好笑。

因為有太多武將了,所以用抽籤的,最後甚是是信長x3對上秀吉x3的籤來抽

甚至最後的結果是秀吉→秀吉→秀吉→信長→信長→信長(笑噴)到底信長多可憐

 

總之,我試著在純情之中加了點激情,希望不會太怪

 

-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奈奈 的頭像
奈奈

天馬行空小世界(๑´ㅂ`๑)

奈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