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設注意

CP:總司x雪奈

文向:虐

※關於雪奈設定:土方歲三同父異母的妹妹。

                    風間千景同母異父的妹妹。

在新選組裡面是女扮男裝,是被新選組大家疼愛的妹妹。

其他於文後提起。

 

-

 

天氣變得越來越冷,妳拉了脖子上的圍巾,包住自己的肌膚。

天空飄落白色的雪,妳忍不住伸手去接住它。

卻在接下的那一刻,它瞬間融化成水。

 

——雪奈妳,有時候就像雪一般,無法觸碰呢。

 

那天的話彷彿還在耳邊,妳低下頭沉默著。

「⋯⋯」嘴巴微開的似乎有什麼話想說,卻始終沒有說出口。

妳忍不住想起以前的事,那就像針一樣的紮在妳心裡。

關於他的事情,就像是潰爛的傷口一樣無法癒合。

從那之後過了多久?妳不知道。

好像過了很久,但又好像沒有很久。

 
失去他以後的世界每天度日如年,無法找到活著的方向。
 

那是妳第一次覺得世界崩塌。

一直以來妳的世界就是新選組、哥哥、近藤、總司所組成的。

但時代的變遷不斷的讓妳的世界瓦解。

想逃,但沒有地方能逃。

 

妳必須扛起所有的責任,沒有地方可以讓妳跑走,連喘氣的機會都沒有。

妳是被大家保護的女孩,但是在大家離開了以後只有妳能撐起整個新選組。

 

妳想拋下這一切,卻每每看到千鶴時總會想起以前。

想起大家還穿著新選組的羽織,想著大家以前開心的時候。

妳總是含著淚去壓抑自己。

 

「你們⋯⋯真是狠心呢。」將我保護好好的再強迫我飛翔。

妳手放在腰間上裡面那個殘破的佩刀,像是懷念著什麼一樣摸著。

 

天空的雪這樣散落在妳身上,即時口中吐出的氣已成霧,但不擋妳出門的原因。

 
──只是,想見你而已。
 

x

 

「天氣好冷!」女孩在跑到前面的空地之後再緊緊抱住自己的身體。

「啊啊!誰說這麼冷要出門的!」

「不就是妳嗎?」跟在身後的他無奈的回應著。

不想出門的是他,但卻被妳強拉出門的。

 

「因為我想吃團子了嘛!嘻嘻。」妳說的理所當然,竊笑的樣子使得他更加無奈。

「等等可能會下雪吧,這種天氣⋯⋯咳、咳咳⋯⋯。」他摀住自己的嘴巴,劇烈的咳嗽使他跪地無法站起來。

「總司!!」妳聽到咳嗽聲便回頭,果不其然看到他痛苦的樣子。

心被緊捏在一塊,妳跑上前去拍他的背。

「咳、咳⋯⋯沒事⋯⋯。」

「還是我們回去了⋯⋯,屯所比較溫暖一點。對不起勉強你了。」妳對自己的任性感到抱歉,也擔心著他的身體狀況。

 

是肺癆,那個無法治療的病。

 

在他跟妳說這件事時,妳不敢相信的摀住自己嘴巴,只是緊緊盯著總司的眼睛。

雖然事後他說著是開玩笑的,並且說著「當真就殺了妳喔。」的話。

但妳非常明白,這絕對不是開玩笑的。

 

妳後悔當時沒有做出任何反應來給他依靠,只能在事後不斷在他身邊照顧著他。

 
那也是妳自己想要做的事,因為早在小時候,妳的心就一直放在他那邊了。
 

「沒事⋯⋯,不要大驚小怪的,趕快買買倒是。不然等等土方先生知道我帶妳出來,不知道又會怎麼唸我了。」硬是擠出嘲諷的話,總司撐起自己身體。

暗自慶幸這次咳嗽並沒有很嚴重,沒有咳出血。

 

「那,我們趕快買買回去了,對不起⋯⋯。」

「別在道歉了,陪妳出來不是為了聽這些的呢。」他敲了妳的腦袋之後便走了,就好像剛剛的事情沒有發生過一樣。

「⋯⋯。」妳望著他離開的方向,他的背影。

那寬大的背影背負著些什麼,妳卻沒有辦法去分擔。

他常常說的話就是,他是新選組第一番隊隊長,所以這些沒什麼。

 

隊長?那又如何。

比起這些,妳比較想要他好好休息,養病。

又或者只是妳自私的希望他陪著妳就好。

 

妳無法多說些什麼,因為妳只是單戀著總司而已。而他也只是把妳當成妹妹罷了。

 

妳快步跟在他後面,仔細研究他的步伐。

沒有意義的動作,只是當妳踩在他剛走過的地方,就覺得有些開心。

「一……二……一……二……啊!」妳專注於腳下卻沒有發現他突然停下腳步,整個人直呼呼的撞上總司的背。

「嗚……!怎麼了啦總司!」不滿的鼓起雙頰,妳撇過身子向他抗議著。

「妳看。」他手指指向平常賣團子的店家,明顯著今天沒營業。

被打回現實的妳只能洩氣般的低著頭。

「既然沒開,那我們去別的地方吧。」總司回過頭看著沒有得到糖果的小孩,他只能努力去安慰她,伸過手摸著妳的頭,總司露出了平常的笑容。

 
 

「為什麼要來這邊呢?」妳不了解的偏過頭發問著。

總司帶妳來的地方是寬廣的空地,旁邊有座池塘,周圍也有一些花草。

應該是個沒人顧的地方,卻意外的不會覺得殘破。

 

「阿、剛剛好呢。」總司望著天空說著,妳不明白的跟著抬起頭。

「雪……!」妳開心的叫出聲,接著往上跳著,想抓住雪。

 

妳喜歡雪,不光只是因為妳的名字,因為媽媽也喜歡雪。

 

「妳這樣子,雪不會那麼容易給妳抓到啦。」看著妳像孩子的樣子,他眼裡有著不一樣的溫柔。

暗自嘲諷著自己,溫柔這種東西跟自己實在太不配了,卻無法對妳不溫柔。

「才不會呢!我跟它是朋友!我也是『雪』奈阿!」妳回頭一個笑容回答總司,接著又轉回去望著雪。

 

妳沒有發現那一瞬間的總司被妳的笑容迷到發愣,只是不斷得朝著空中的雪揮著。

 

曾經聽過千鶴用櫻花來形容土方先生,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雪肯定就是形容雪奈了。

 

像孩子一樣純白無瑕,又像雪一樣,好像觸碰了,就會消失一樣。

 

這也是他不願意去面對他自己心裡深處的原因。

她太乾淨,那個天真的孩子氣在新選組裡像是暖流的存在,所以大家才會那麼保護她。

在剛剛那一瞬間更明白這一點,她的笑容太過耀眼。

 

「……雪奈妳,有時候就像雪一般,無法觸碰呢。」

「咦?」聽聞他的聲音,妳轉頭看著總司。

「好像觸碰了就會不見,但又讓人無法不去觸摸妳。」總司的手輕輕撫上妳的臉頰,妳臉上的熱度瞬間提升,但妳卻驚訝的不知道怎麼反應。

 

「好不像我阿,真的是……。」總司向前往妳的方向更進一步,將妳的瀏海撩起來,印上一吻。

「……!」驚訝更大於害羞,妳從來沒有想過這種發展。

甚至更不了解這個吻的意義。

「走吧,回家了。不然到時候土方先生真的會唸我呢!」總司轉身就往剛剛來的方向離開,卻走到一半的時候停下來回頭伸出手。

「摁?」不了解的伸出手給總司,卻被意料外的牽起手。

 

「今天就這樣回去吧。」

 

x

 

「不管怎麼樣,我都不會消失阿……笨蛋。」佇立在雪中,妳不像以前那樣開心,也沒有急著抓住雪,只是站著不動看著前面而已。

 

如果你能早一點抓住我,告訴我你的想法,也許我們就不會有這樣的結局了。

「沒有人在最後才跟人家告白的啦……。」妳雙手忍不住臥起拳頭顫抖著,妳只能選擇忍耐不掉淚,但沒有辦法忍住對他的思念。

 

太殘忍了、在最後一刻對妳說出「我愛妳」後,變化成灰消失了。

只留下妳抱著他最後的衣物痛哭失聲。

 

即使過了很久,妳依然無法忘記總司。

妳除了自己的佩刀外,也將總司的刀帶在身邊。

那就像妳精神上的支柱,好幾次要放棄時都是他的佩刀給妳力量的。

 

妳伸手碰著碑上刻印的文字,輕輕劃過。

不符合體溫的冰涼觸感隨著手指傳了過來,好像提醒著妳現實一樣。

 

現實的他,已經死了。

 

墓碑上刻著自己愛人的名子,真是奇怪的感覺。

是麻木嗎?關於面對死亡。

 

「……我也,很愛、很愛你喔,總司……。」妳跪在前方,雙手摸著墓碑,額頭輕輕靠在上面,雖然感受的並不是人體的體溫,但是是總司長眠的地方。

「笨蛋,後悔了吧。現在的我們,想碰也碰不到了!誰叫你之前要有那種奇怪的堅持呢。」妳輕笑了出聲,而淚也跟著奪眶而出。

「只是這樣……我還是,好想好想你喔,好想好想,去找你……。」放任眼淚肆意妄為,落下的淚周圍的雪都融化了。

「可是、我不能阿……。」

 

這是自己的發洩方式了吧,只要覺得自己撐不下去就忍不住來找總司。

只要到了這裡,就好像總司就在自己旁邊一樣,可是好好放鬆,但就是忍不住流淚。

 

累了阿,這樣的生活,也該要放下了呢……。

 

妳把身上殘破的佩刀放在他的墓前,「加州就回來陪你囉……菊一文字,就暫時讓它在陪我一陣子吧。」妳擠出一絲的笑容,剛剛在這邊哭成這樣,至少離開時要笑著才行。

這樣總司肯定也會比較安心的吧。

 

「我最愛你了喔,總司。」妳的唇輕啄了墓碑的名子,依依不捨的離開。

 

就算只能碰到冰冷的墓碑也沒有關係,只是想要把妳生前沒有好好相處的時間,都補回來而已。

 

──fin.

 

 

 

 

咑啦!!!!!!!(ノ>ω<)ノ

 

我覺得我好像很久沒有更文了。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沒有動筆,但腦子裡面一直有很多想法。

 

關於薄櫻鬼的文其實一直都非常想打,也一直都想好肯定是打虐文的。(壞)

 

但就是不知道為什麼拼了命的沒有想法啊!!!!!!(欸)

 

最近打了非常多的戰國文章,數量也是甜的居多,但偶爾也想換換口味,在那時候我聽到了我最愛的 茜空に願ふ 

 

對我真的超級愛這首的,每次聽到這首所有畫面都湧出來了!

 

而且我絕對不會說,其實我碧血錄每看一級哭一次,尤其是總司,我哭到久久不能自己。

 

 

 

我們來聊聊關於雪奈這個人的設定吧。

 

這是我在高中時設定出來的第x位女主角(欸),雪奈是我所有裡面被我搞得最虐的女孩了,老實說我有點心疼她(誰信)

 

她是土方歲三的妹妹,為什麼這麼設定呢?純粹只是因為我懶得想一個姓

上面有提到,她也是風間的妹妹,為什麼呢?因為我想不到甚麼原因可以讓身為羅剎的總司正大光明喝他的血,只好讓她有鬼族血統(夠了)

 

以上聽來,雪奈設定是不是太過隨便了XDDDDDDDD

 

其實雪奈這個人我有另外安排兩個插曲給她,一個也是虐的(壞人#)另一個比較偏搞笑喜劇啦XDDD就是明明也是女生卻被女孩子告白

 

因為雪奈在新選組裡面其實跟千鶴一樣是女扮男的,那是為了留在哥哥土方身邊。

愛護妹妹的土方一開始當然不會同意阿,不過頑固獲勝(ㄇㄉ)

 

雪奈的劍術方面是不用擔心的,雖然是被保護的女孩,但其實她自己也很厲害的,雖然土方愛護妹妹,但最後不得不接手給她。

 

因為最後土方死掉新選組沒有人帶,想要新選組繼續下去的心情害我只能這樣設定(不)

不過因為這是遊戲改編的動畫,所以我個人也想了跟遊戲一樣的有HE跟BE喔☆(不用)

 

總之就是,其實我也很愛這孩子的,只是他生命太坎坷了,不得已只好虐(妳#)

而且,其實這篇跟我本來的設定有跑掉的XDDD我應該讓她們多在一起一陣子的TT只是為了虐,只好這樣了(欸)

 

我覺得我的敘述還有待加強,我最喜歡的就是摸著墓碑上的字那時候了,摸那名字其實是雪奈還在壓抑自己呢摁。

 

我希望我未來可以給這個孩子幸福。千鶴也會陪著雪奈的,畢竟兩個都喪夫,呃不是,是他們算是大嫂之類的關係吧XDD

 

抱歉下面這邊廢話頗多,我最近應該還是會繼續打私心配對的部分,關於私設的部分也是有可能繼續的,因為我還沒有想到可以打甚麼既定的CP。

 

如果有想法也可以提看看XDDD說不定我會因此有靈感。

 

-奈(´;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奈奈 的頭像
奈奈

天馬行空小世界(๑´ㅂ`๑)

奈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路人喵pass
  • 雖然沒看過薄櫻鬼,不過樓主文筆很不錯呢,也很容易在腦海中想像出文中的雪景
    摸墓碑的時候,如果再多描寫一些溫度、觸感、聲音之類的,加點回憶鏡頭應該會更有fu
    例如說呢...
    \宅在家的總司/,因為得了肺結核身體不好所以手腳總是很冰冷,這個時候搓搓他的手,3-5分鐘兩人的手都會熱起來喔~~
    總司的手,雖然乾乾扁扁的皮膚又很粗糙,可是握住雪奈的手時卻非常有力,很有安全感
    今天來掃墓,四周真是異常的安靜。偶爾一兩隻飛鳥飛過,啞啞地叫了兩聲;森林裡的野兔撲簌隱入草叢;無風的陰陰的天氣,
    令人窒息
    在這個灰濛的日子,失去摯愛的人之後,毫無生活目標的當下,
    我到底是為什麼而活著?僅僅是因為對於死亡的恐懼嗎?
    沒什麼有趣的事的話就去死吧,死了就能和謙信(X)總司(O)相見了
    (等等為什麼是這個展開)

    總之回憶殺很好用的
    期待樓主更多的文章~~~
  • 哇啊,謝謝妳給我意見😭😭😭😭
    我覺得妳寫的很讚呢!!!!
    我一直在想描述部分要怎麼加強比較有衝力!

    話說怎麼最後出現謙信😂😂😂
    回憶殺各種好,只是我怕太多的回憶殺會很奇怪
    這些我都要再加強~
    真的非常謝謝妳喔QQQQQ我非常感動啊QQQ

    奈奈 於 2016/12/05 10:3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