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有三對私設CP分別是:謙信x月結、幸村x黎子、家康x芸

※人物也許有崩,請小心使用(?)

 

—————————————————————————

※CP:謙信x月結

※文向:甜

 

-

纖細的手指輕輕撫過他的髮,他的臉龐即使閉上眼休息依然俊美,讓妳忍不住對他動了心。

 

「謙信大人⋯⋯您這樣真的舒服嗎?」看著他枕在自己的腿上,月結輕聲的開了口。

 

「這樣就好。」他沒有睜開雙眼,只是命令般的說了這句話。

 

月結始終不是很懂他的想法,覺得自己好像有點接近他,但又好像沒有那麼靠近。

 

在聽到佐助說著謙信大人討厭女性之後害怕自己也會跟謙信大人越來越遠。

卻再他開口喚了她的名字後,心裡還是有那種莫名的悸動。

 

想再更了解謙信大人一點,就一點也好。

 

*

 

天氣變得寒冷,連手都變得不聽使喚,就好像手不是自己的一樣難以控制,拿著針線來回穿梭在絲綢之間,月結專心在自己的事情上面,並沒有注意到他來了。

 

他不能理解為什麼月結這麼喜歡做繡娘的工作,但謙信知道的只有他想讓月結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讓月結可以露出笑容。

 

這兩個人認為自己與對方離很遠,但其實想的都是同一件事。

 

在不清楚自己心意的情況下,都想了解對方、讓對方笑。


 

「謙信大人⋯⋯?您站在那邊多久了?」停下針線的動作,月結回頭看著謙信。

「沒很久。」謙信走向月結身邊,在旁坐了下來,他不發一語的看著月結手中的東西意指要她繼續。

 

「這個是聖誕襪喔,謙信大人。」她開心的將手中的布拿起來攤開,卻看到謙信不解的表情後決定開口解釋:「是居民流傳的傳說。」

 

「在冬天的時候會有人放禮物在襪子裡,那個襪子稱為聖誕襪。」

 

「⋯⋯是嗎。」他沒有太大的反應,而是靜靜聽著她說明。

因為他在意的是,月結剛剛的笑容。

 

他伸出手觸碰著她沒有盤起來的銀髮,曖昧的氣氛在兩人之間,心臟的跳動因此加速,但感覺到緊張的似乎只有月結。

 

窗外的鳥叫蟲鳴在此時都變得特別大聲,連時間都轉動都好像變慢了般,唯一正常,甚至加快跳動的只有月結的心臟一樣。

 

「妳的頭髮很美。」

 

打破僵局的是謙信這句話,隨後便起身離開了房間。

 

輕輕撫過剛剛謙信觸碰的髮端,她難為情的垂下眼簾,那句話迴盪在她耳邊。

 

「⋯⋯謙信大人太狡猾了。」

 

*

 

外頭變成了雪白世界,連待在房間也覺得溫度有點低,走到哪裡絲巾都沒有離開身上過。

聽說一早謙信就去視察了,月結望著窗外的白雪,她心裡只擔心著謙信。

 

外面這麼冷,是否有加件外掛?

外頭下著雪,是否撐了傘呢?

 

她伸手摸著放在腿上的物品,輕輕嘆了氣。


 

戰國世界沒有所謂聖誕節的故事,更不用說送禮這回事了。

但月結只是想藉著這個名義送給他東西而已。

 

只是想單方面的對他好,不用求回報的對他付出而已。



 

稍晚,侍女前來告知月結謙信大人已回來了,月結急得連絲巾掉了也不顧,拿了東西便奔至謙信身邊。

這是反射動作,只想見到謙信的月結並沒有想到見到謙信時要說什麼,或是這麼急的過去的原因。

 

應該說原因其實非常簡單明瞭,就只是想見他而已。

 

「謙、謙信大人⋯⋯您回來了啊!」忍耐著狂奔而來的喘氣聲,試圖讓自己的招呼顯得自然一些。

「嗯,我回來了。」謙信回應著月結,注意力卻不在她身上。

他面對著月結,但眼睛卻沒有看著她的眼睛。

 

他先是脫下自身的外掛披在月結的身上,而後美麗的異色瞳盯著她的髮,下一刻謙信把一個東西夾在她的頭髮上。

是一個透明帶紫的精緻髮飾,夾在月結的髮上非常適合。

謙信滿意的勾起微笑,手順著髮絲梳了下來。

 

「果然很適合妳。」

 

「雖然妳說禮物是要放在襪子裡面,但我覺得妳戴起來比較好看。」

 

謙信的眼眸有著平時沒有的溫柔,那種感覺如同注視著寶物一般看著月結。

 

「謙⋯⋯謙信大人送我的禮物,我會非常、非常寶貝的!絕對!」她的指尖輕碰著髮上的飾品,瞇起眼笑得燦爛,深深吸引著謙信。

 

「妳果然笑著比較好看呢。」謙信淡淡的道出這句話就能輕易擾亂月結的心思。

 

她壓抑自己鼓譟的心跳開口:「謙信大人您真是⋯⋯。我也有禮物要送給謙信大人的。」月結伸手把謙信的手牽起來,並且幫他戴上手套。

「這樣即使是這種天氣,視察也不會覺得冷了。」

 

聽了月結的話後謙信笑了,他第一次有興趣的女人就是她。

雖然並不了解自己對月結的感覺,不過這樣就好了。

 

只要知道月結的笑容可以讓他感到開心,這樣就好了。


——fin.

 

—————————————————————————

※現代設定

※CP:幸村x黎子

※文向:甜

※黎子設定醫生,幸村設定是秘密(欸)

 

 

-

 

 

妳把白袍脫下之後隨手掛在椅子上,桌上的重要物品隨便扒一下就丟進包包裡了。妳根本不在意包包裡的整潔性,妳只想快點離開這邊。

 

「黎子妳要下班了嗎?」後方迎來同事的問話,手依舊沒有停下來。

「啊,嗯。我等等有約。」

 

「現在?這麼晚了?」同事看著掛在牆上的鐘,11點46分,這個時間還有約實在奇怪。

「妳剛結束刀嗎?」望著黎子跟平常不太一樣的收拾東西大概能猜出來,肯定是開刀耽誤到時間了。

「嗯,剛開完,把資料整理完了而已。」精簡的回答問題,似乎不是很有禮貌,但對方能理解妳急著要離開的原因。

 

從底下拿出一包包裝精美的袋子,接著拎起自己的包包掛在肩上,連外套也忘記先穿上。

為了節省時間妳索性連外套也不穿了,直接拿在手上。

「抱歉,我先走了!」稍微打個招呼後便朝著大門奔去,打開門後冷風馬上毫不留情的穿透妳的衣服刺進妳的皮膚裡。

 

剛才下過雪,難怪會這麼冷。

 

街道沒有像巔峰時期那樣的耀眼,連路人也只有幾對情侶而已。

妳沒有停下奔跑的雙腳,地上的積雪隨著妳的路線印出妳的腳印。

很久沒有這樣跑步的妳無法抓準呼吸的步調,連喘氣聲都顯得大聲。

 

「哈呼⋯⋯哈⋯⋯」妳彎下身子,手壓在膝蓋上大喘著氣,幾乎快要無法換氣的妳連挺起身體都沒有辦法做到,低著頭的妳甚至能看到汗直直滴落在雪上的瞬間。

「對⋯⋯哈⋯⋯對不起⋯⋯」喘氣中硬擠拼出道歉字眼,但還是沒有辦法站好,只能持續著這個動作。

 

「唔⋯⋯」一個熱熱的東西貼在妳臉上,妳明顯感受到除了那東西以外的臉都是冰冷的,極大的溫度反差在妳的臉上呈現。

妳伸手接過它,鐵罐下方的隔熱紙讓妳猜測是熱飲,也是他的貼心。

「喝了吧,會比較暖一點。」磁性的男聲在妳頭上傳來,妳抬起頭看到最想看到的溫暖笑容。

 

「鼻子,紅通通的呢。」他輕輕捏了妳的鼻子,不知道是想溫暖妳的鼻子還是單純的想捏妳,但他的眼神有著專屬對妳的寵溺。

「不是跟妳說不急,不用趕嗎?笨蛋。」他雙手摀住妳的耳朵,被他的手包圍著,耳朵旁邊冰冷的風瞬間都感覺不到了。

 

「妳整個人都冰的,連外套都不穿。」他拉過妳包包的肩帶,順手拿過去自己背著。

「快穿外套吧,別冷到。」

「呃⋯⋯我只是太趕了嘛⋯⋯。明明我們約8點的。」妳穿起外套小聲嘟囔著,順便瞄了手錶上面時針跟分針快重疊到,妳心裡道歉著,卻也慶幸著趕上了。

 

「只是手術拖到了時間,有點急而已,對不起⋯⋯」

「等等。」幸村把妳抱進懷裡,大手撫過妳的頭,順著頭髮摸下來。

「我會不開心的只有妳可能會感冒而已,手術什麼的那些都沒有關係的,不要因為這樣覺得抱歉好嗎?我喜歡的就是把病人擺第一的妳。」

「可是我遲到這麼久,你等很久會冷吧⋯⋯」妳的手伸到他的背後緊緊抱住他。

 

「不會,反倒是妳,整個人都像冰塊了。」幸村把妳的手拉過去放在他的口袋,手也在口袋裡面緊緊握著妳。

溫暖感從手延伸到心裡,甜蜜的感覺也隨之增加。

 

他總能體會妳的各種遲到或是爽約的原因,即使兩人見面的時間不多,但他沒有為了這些事情生氣過。

他支持妳的工作,更是妳的後盾。

 

「有點晚了,也熄燈了呢,聖誕樹。」幸村轉向後面的巨大聖誕樹,跟剛剛比起來已經黯然無光了,畢竟都這個時間了。

 

灰暗的天空中星星並沒有很多,生活在都市裡就是這樣。

只不過平常熱鬧的城市在夜晚安靜的像是時間暫停似的,就像是為了兩個人停留下來時間一樣。

 

他笑著摟過身旁的黎子,快速的在她額間印上一吻。

「不過能趕上也不錯呢。聖誕快樂,黎子。」

妳從他各方面對妳的肢體動作完全感受著他的愛,即使外面再冷都感覺到心溫暖到不行。

 

「阿……」妳翻開包包,拿出那個精美包裝的東西後交給幸村。

「聖誕快樂,幸村。」妳笑得燦爛,臉頰帶了點紅,不知道是天冷還是害羞的關係。

「妳這麼忙還準備禮物給我阿……」笑著接過,幸村的臉上有些開心。

 

「這種日子,如果不能一起過的話,至少禮物要到的。」拆包裝的聲音在這時候顯得特別大聲,妳其實有點不安,害怕幸村會不喜歡禮物的。

 

畢竟那只是妳的觀察認為他需要,所以去準備了而已。

 

「圍巾呢!我剛好想買!最近越來越冷了呢!」

「真的?太好了呢。」心安了下來,從他手中接過深紅色圍巾,妳一腳凳上小階梯上背過聖誕樹,雖然踩在階梯上的妳依然矮他一截,但還是努力伸過手將圍巾繞過幸村的脖子,替他圍上。

 

一股熟悉的香氣傳上,他抓起圍巾的一端湊上鼻頭,淡淡的百合香氣讓他有了些眷戀。

那是她獨有的香味,她家裡特有的味道。

 

「有妳的味道呢。」

「是這樣呢,買回來的東西習慣先洗過。⋯⋯不喜歡嗎?」

「也不是,只是這樣讓我在見不到妳的時候也想觸碰妳呢,有點傷腦筋。」

 

踩在樓梯高了ㄧ階讓他更輕易的奪取妳的唇,突來的舉動讓妳有些驚嚇。

柔軟的唇緊緊覆在妳的唇上,他溫柔卻又霸道的吻讓妳深陷其中。

 

「妳的臉紅紅的呢。」分開的片刻看到妳的臉紅成這樣便忍不住捏了妳一下。

「⋯⋯誰害的啊。」

 

他輕笑,由心深處溢出滿滿對妳的愛。

妳是他最大的弱點,不管怎麼樣他都贏不了妳。

他受不了妳這麼可愛的樣子,害羞的樣子或是賭氣的樣子他都愛。

 

「黎子。」

 

「嗯?」

 

「我愛妳——」

 

句子的尾端消落在妳們的雙唇重疊之時,妳閉起眼睛接受他的吻。

 

夜晚之中的雪再度降下,卻感覺的是滿滿的暖意。


 

——fin.

 

—————————————————————————

 

※CP:家康x芸

※文向:甜

 

-

 

「沒有下雪。」雙手撐著頭的芸望著門外低聲咕噥了下。

外面依舊綠油油的一片,但跟夏天比起來果然鳥鳴聲沒有那麼有活力了。

 

本來以為今年肯定會下雪的呢。

 

芸伸出手向前揮了下,果然很涼。

 

應該已經入冬了吧?

 

自從穿越過來之後已經過了多久自己並不知道。

不過在這邊的每一天都跟家康在一起,這樣就很開心了。

 

「哇沙米!」看到小鹿的芸直接跳下草皮向牠跑去。

草皮隨著腳步有了沙沙聲,哇沙米向芸湊了過來,用頭蹭著芸的手。

 

「哇沙米在跟我撒嬌?」

「家康!家康!!哇沙米在跟我撒嬌耶!家康!!」芸開心的向後看著大喊,想把家康叫出來。

 

其實不是什麼重要的事,但就是什麼小事都想跟他分享。

 

「大呼小叫的在做什麼。」家康聽到自家戀人突然大喊,雖然無奈但還是走了出來看。

「你看!你看!哇沙米!跟我撒嬌呢!」芸開心的向家康揮手,她的笑容帶著天真。

 

這也是吸引他的原因吧,她總是能保持這種純真的自己,然後在他最需要的時候出現。

 

「⋯⋯是呢。」家康走向他們,伸手摸了哇沙米。

「你也接受芸了是吧。」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微笑,淡淡的,卻非常的好看。

 

家康跟哇沙米的互動讓芸覺得非常幸福。

 

雖然這樣想有點奇怪,但如果家康是丈夫,那哇沙米就是孩子吧。

 

看著他們兩個的芸忍不住笑了出來,雖然沒有很誇張但也出了聲音引起家康注意。

 

「妳在笑什麼?」他微不悅的皺起眉頭,但其實也沒有像表面一樣那麼生氣。

「秘密——」芸俏皮的跑回走廊後回頭看著家康,卻發現那個口口聲聲說哇沙米是儲備糧的男人,溫柔的摸著牠的頭,甚至彎下身子與牠平行。


 

「不管怎麼看,明明就很疼愛哇沙米的,真是嘴硬。」

 

但是這樣的家康,卻是芸深愛他的原因之一。

 

無論是愛吃辣的家康、不坦率的家康、毒舌的家康,或是更多更多不一樣的家康。

 

只要跟家康在一起,喜歡的感覺永遠都不會減少。

 

「⋯⋯妳在那邊傻笑什麼。」

 

「咦?!」一個不小心想到出神,才發現家康早就轉過來盯著芸。

大概連她傻笑的像個笨蛋的樣子也看到了。

 

「沒有。」下意識的隨便拿一個回答來塘塞家康,但下一秒看著家康的表情就馬上後悔。

 

他面無表情的盯著芸,但那個視線明顯就是無奈她的笨。

怎麼說?就是家康真的完全把芸認定成一個笨蛋了。

 

「我⋯⋯只是⋯⋯」芸抬起頭對上家康的眼神,卻又完全被他吸引住。

 

在想什麼呢?記得自己曾經告訴自己。

如果情人不坦率的話,那就自己再更坦率一點就好。

 

下定決心般的嚥下一抹口水後開口:「我在想⋯⋯」

 

「家康就像父親,那哇沙米就是孩子呢。」

 

「⋯⋯」家康不發一語的撇開臉,但臉上染上了些紅暈。


 

「這樣的話,母親肯定是芸呢。」

 

「……?!」

 

——fin.

 

—————————————————————————

 

恭喜謙信大人日版配信決定、恭喜台版秀吉主線開放預定。:.゚ヽ(*´∀`)ノ゚.:。。:.゚ヽ(*´∀`)ノ゚.:。。:.゚ヽ(*´∀`)ノ゚.:。

 

發布了俊美的謙信大人配信決定之後各種暴動,深刻的感受到謙信嫂們的愛了。

秀吉主線要出了我也非常開心阿。:.゚ヽ(*´∀`)ノ゚.:。到底家康跟秀吉誰才是我副命這樣。

 

然後這算是提前一天的聖誕糖果xDDDD

連上五天班的我只有今天休假才能發文,明天沒甚麼時間,在一陣掙扎之下我決定提早發了。

 

第一次打謙信的我怕打不出戀愛的感覺QQ只能多敘述一點月結的想法。

然後,希望沒有崩,我本來認定他是一個話少的人,但後來覺得不太對於是翻了一堆截圖出來,然後就,砍掉重打。(#)

後來我發現,謙信就是一個大孩子的感覺(等等)有時候會鬧脾氣,為了喝酒XDDDD有點反差的可愛

 

 

至於幸村,我現在滿腦子都是他現代的想法,我回不去戰國了。

包括我現在打賭的文XD我也是打現代的,我希望後面可以打回去戰國啦不要偏太遠XD

 

這邊附上聖誕閃圖(´▽`ʃ♡ƪ)

 

IMG_2938.png

這張圖就是故事那個樣子喔沒有錯我是先畫圖才衍伸到文的。

不過因為手機光不好所以拍起來暗暗的Q_Q
也沒有時間上色,不過也是我怕上色就毀了啦

題外話,我覺得武將們,穿現代冬裝會非常好看阿(〃∀〃)(〃∀〃)

想像所有人穿冬裝走在路上,我都不知道那是什麼美男藝人團體了

如果真是這樣,我大概會暗自對著他們經紀人大喊GJ!!!!!!!(出去)

 

 

最後是家康,排順序最後其實不是故意的XDDDD

 

我只是想,幸村是現代所以穿插中間好了,那第一篇謙信配信決定,於是我也決定他第一篇(等等)如此隨興(欸)

不過家康老是語出驚人呢XDDDD其實我自己也被嚇到。

 

在打文的時候家康順勢就說了「母親肯定是──。」的感覺。

應該說,家康的文其實我一度卡了很久,我沒有想法。

只是誰知道後面開始打的時候順順的跑出來了XDDDDDD

 

肯定是家康在講話(不)

 

好了我的糖糖就是發到這邊了。

希望大家會喜歡啦XD不過關於現代部分我怕接受度不大,那是我的腦洞(?)

有甚麼問題可以提出XDDD

 

最後在附上黎子啦

 

IMG_2896.JPG

 

Merry Christmas

 

2016.12.24 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奈奈 的頭像
奈奈

天馬行空小世界(๑´ㅂ`๑)

奈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TAKUMI
  • 求!續!!糧!!!(怎樣)

    好喜歡家康那篇喔TTTT怎麼那麼可愛
  • 續糧到底XDDDDDDDD
    家康式的求婚呢w

    奈奈 於 2016/12/24 21:20 回覆

  • 路人喵pass
  • 啊啊啊啊黎子~~
    嗚啊啊啊家康~~~
    怎麼都這麼可愛啦~~~
    謙信這麼無口有點不太習慣,改天奈奈可以讓他多撩幾句XDDD
    我記得黎子設定是小兒科醫師?(不知哪裡看來的)小兒科會開刀的次專科不多,大概就小兒心臟外科或小兒神經外科吧,兩個都是開刀開整天的科別啊哈哈XDD
  • 第一句先叫黎子讓我驚恐了XDDDDDDDDDDDDD(為什麼)
    謙信我還在抓感覺XD我也覺得有點..摁(?)只是我覺得他自己應該也在疑惑為什麼想讓月結笑吧=ˇ=
    謙信是大魔王阿(抱頭)如果崩了對不起嗚嗚QQQQ(哭奔)

    是小兒科喔XDDD是從巧那邊吧(?)我有看到喵的留言所以我改了很多設定這樣,不過小兒科這點是沒更動
    小兒神經外科是像~~?
    這兩個科別只會開兒童的吧?
    因為某些原因我必須讓黎子待在不能開刀的科,但黎子是有外科執照這樣(?),不過我上面提到的是,他在開刀外房整理資料之類的(?)希望這樣沒有BUG(抹)

    因為有問過醫科的朋友,他說小兒科沒有分內外科欸!?

    奈奈 於 2016/12/27 01:23 回覆

  • 路人喵pass
  • 腦袋糊塗了,沒錯沒錯小兒科沒分內外科XDD
    小兒心臟外科跟小兒神經外科分別是心臟外科跟神經外科的次專科,
    需要的訓練時間又更久,
    如果要讓黎子待在不能開刀的科,又要有外科執照,
    我覺得最好的設定是黎子有兩個專科執照,
    他先拿了外科的,覺得不適合,又轉換跑道到小兒科,
    外科五年(4還5我不太記得),小兒三年,
    不過這樣設定上黎子就不能太年輕,真的5+3 run完就33歲了,就算讓他外科最後一年fellow跟小兒科R1一起當,那年也30歲了...那麼當外科住院醫師的時候就要先結婚,甚至有小孩比較好

    還有一個方案是讓黎子run過外科,但是落跑去同間醫院的小兒科。(如果要用這個設定再來想想不去其他醫院的說詞好了XD) 因為當初跑去小兒科時造成外科值班人力大缺口,現在還很愧疚,雖然沒有外科執照,但人手不夠時會緊急被抓回去幫學長/姐開刀(當第一助手)。但這樣黎子聽起來很菜,年齡還是設定在小兒科R1~R2時比較好,差不多27,28歲。當初離職轉換跑道的原因,可以設定成生小孩,或是生病之類的
  • 啊很謝謝喵跟我說那麼多

    誒~~~~我想問喵說,如果設定上與現實不符的話,會雷到喵嗎?
    或是關於有惡搞部分的話

    奈奈 於 2017/01/13 00:47 回覆